茄子快传:一个在中国毫不出名的APP,为何成了印度的国民应用

摘要

茄子快传的信息会多一些,最有名的关联,是它孵化自联想集团,2013年分拆出来,联想集团董事长兼CEO杨元庆每次谈到联想的移动互联网转型时,几乎都要点名茄子快传。仅此而已。

1465024906-3082-758.jpg-wh-651x-s-4060983427

在中国,并没有多人少知道晏飞和他的茄子快传。

关于晏飞,你能搜索到的信息,大抵是他曾经在盛大创新院做过一款叫麦库记事的APP产品,后来转投联想,在云服务集团任产品总监,现在是茄子快传的CEO。

茄子快传的信息会多一些,最有名的关联,是它孵化自联想集团,2013年分拆出来,联想集团董事长兼CEO杨元庆每次谈到联想的移动互联网转型时,几乎都要点名茄子快传。

仅此而已。

但在印度,情况完全不同。在孟买、新德里、班加罗尔、古尔冈甚至任何一个城市,随便拉上一个拿着智能手机的印度人,他/她的手机里基本都装着“SHAREit”。这是茄子快传在海外市场的名字。

在印度,它的用户总数超过1.5亿,传输了印度80%以上的智能设备内容,与WhatsApp,Facebook等成为印度人购买智能手机之后的必选“国民软件”。

怎么做到的?

晏飞说,最开始,我们也不知道。

1、无心种茄茄开花

和中国绝大多数出海的互联网APP一样,2014年茄子快传刚进入印度时,晏飞并没有多高的期待。

一来印度只是众多国际市场其中之一,二来老东家联想的手机在印度市场打天下,茄子快传搭个顺丰车,预装在联想手机里简单推一推,也是很常见的做法。

但从Google Play、App Store等官方应用平台上反馈回来的数据,吓了晏飞一跳。一年的时间,茄子快传的用户数几何级增长,直接过亿,每天的新增用户数更是高达150万。

那时候,茄子快传刚从联想分拆出来不久,整个团队也就30多人(现在也只有60多人),在印度没设任何办公室,没有雇佣过任何印度本地员工,本地推广也基本没做,用户哪里来的?

联想手机的顺风车肯定起了些作用,但联想在印度市场的手机出货量每年1千万部左右,还不至于让茄子快传的用户这么短时间内增速达到这个量级,肯定有其他更重要的原因。

晏飞于是连续派了几批员工到印度,通过连续几个星期的用户使用习惯、市场环境、竞品分析等深入调查,终于摸出了几条线索。

一是印度没有经历桌面PC互联网普及,直接进入了移动互联网时代,7成以上上网行为都是用手机完成。

二是印度的网络基础设施水平低,网络环境糟糕,大约2/3的用户还在使用2G和窄带电话拨号上网,即使是一些酒店的付费WiFi,速度峰值也仅有100Kb/s。

三是印度智能手机普及率低但增速明显。印度手机用户达6亿,渗透率超过47%,但智能手机仅占总手机用户的10%左右,不过新增用户非常明显,很像2010年左右的中国手机市场。

四是印度贫富差距很大,四分之三的财富掌握在10%人手中,各邦的工资水准较低,普通网民对手机上网费用非常敏感。

五是印度手机用户获取互联网内容的渠道非常少,以致于还出现了专门的装机客,通过给别人装软件、视频、音乐、图片等获得收入。

有了这些核心线索,茄子快传用户几何级增长的秘密也水落石出——和国内其他快传类网络传输工具一样,它不需要网络,不消耗流量,就能够传输各种资源。

说白了,就是不花钱。

而根据工具类软件的特点,一旦一个印度用户发现它好用,想把内容传给朋友,就必须动员朋友也安装一个,也就相当于免费的二次、三次……N次传播,如此,也就形成了几何级甚至可称之为“病毒式”的增长。

事实上,不只是印度,孟加拉国、南非、菲律宾、印尼、埃及等大量和印度情况类似的国家和地区,都能看到这种几何级“病毒式”的增长。

2、抓住在中国失去的机会

如果把时间往回倒,就会惊奇地发现,茄子快传在印度等新兴市场的成长背景,与5-6年前微信在中国国内的崛起时机有异曲同工之妙。

2009年,中国政府颁发了3G通信牌照,随之而来的是一轮移动互联网浪潮,智能手机市场快速增长,移动互联网创业汹涌澎湃,移动支付、移动电商、移动社交、移动出行、移动旅游、移动阅读等各个领域,都出现了一座座金矿等待挖掘。

如今的印度同样如此。

2015年,印度政府提出了“数字印度”战略,政策和基础环境不断完善。在政策刺激下,印度的创业浪潮也风生水起,很多外企辞职的印度员工和回国留学生,通过复制美国和中国的互联网企业的商业模式,推出了本地化的产品和服务。

所不同的是,在某些方面,印度的情况甚至优于当时的中国市场。

比如,中国的移动互联网是从PC互联网时代过渡而来,由于BAT三巨头的存在,中国的移动互联网创业团队最终的结局,不是被排挤凋零,就是被收购或并购。

而在印度,由于跳过了PC互联网阶段,没有类似BAT这样的巨头把持市场,不用担心被巨头吃掉,对于所有创业团队而言,都有机会成长为独角兽甚至是巨头。

晏飞说,这也是国内诸多移动互联网创业公司进军印度市场的重要原因之一。这样一个国家人口仅次于中国、一个像极了5-6年前中国移动互联网浪潮初期、一个没有巨头威胁的印度市场,绝对是一个广阔的待开发的蓝海市场。

当然,和中国移动互联网市场如今早已进入红海一样,对于更多这种想要“出海”的中国移动互联网公司而言,印度这样的新兴市场红利,同样有窗口期。

随着“出海”新兴市场的中国及美国移动互联网企业越来越多,全球移动互联网市场中的各种潜规则与利益同盟,也会被逐渐带入新兴市场,错过窗口期后,越晚出海的企业空间越窄,用户获取成本越高。

晏飞把这个红利的变化分成两个核心指标来分析,一是网络状况的改善,二是内容获取的便捷程度。从这两个维度看,留给中国移动互联网公司的红利和窗口期大概还有3年。

3年后怎么办

两条路。

第一,借着印度等新兴市场经济全球化、大力引进外资以及鼓励创新创业的契机,组建当地的投资基金,帮助中国企业“出海”,帮助印度创业团队做大,两边通吃。

第二,在红利消失前,把产品从单个工具发展成为生态矩阵,打通数据平台、应用、用户之间的通路,成为内容分发平台。

再往后一步,这个内容分发平台还可以强化社交属性,进一步演变成社交平台。

在中国国内市场,想要这么干,可能得先问问BAT答不答应,不过在那些充满变数和机遇的新兴市场,一切皆有可能。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