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朋友圈刷的疲惫不堪 我们还要表现得“爱不释手”

摘要

早在2010年,彼时互联网圈一位不善沟通的产品经理在饭否上写下了这样一段日记:“流通正在取代内容本身,内容变得更小更方便传播。Mp3取代唱片,微博取代书本,短信取代信件。我怀疑有一天,微小的内容也没有了,大家直接通过网络交换荷尔蒙。”

DoNews 7月6日报道(记者 刘莹)早在2010年,彼时互联网圈一位不善沟通的产品经理在饭否上写下了这样一段日记:“流通正在取代内容本身,内容变得更小更方便传播。Mp3取代唱片,微博取代书本,短信取代信件。我怀疑有一天,微小的内容也没有了,大家直接通过网络交换荷尔蒙。”

继Foxmail、QQmail之后,这应该是此时的微信之父张小龙第一次关于社交产品的思考

1467951034-9360-98ae6168074-size51-w600-h380

朋友圈将微信真正推向了顶峰

2012年4月19日,微信发布4.0版本,正式推出“朋友圈”功能。

尽管网上有人说着“朋友圈我快看不下去了!”,但人们一时半会还无法离开它。这里有一份企鹅智酷2016《微信影响力报告》显示,拥有200位以上好友的微信用户占比最高,61.4%的用户每次打开微信必刷“朋友圈”,在每天都会使用的微信功能调查中,朋友圈排名第一。

始于分享

社交产品的作用之一便能使人与社交关系网内的朋友或追随者分享信息,还能让人们就分享的信息开展讨论。使用这类社交产品的人不只是被动地接收信息,他们也发出信息,对信息进行评论、分享、讨论、甚至改动。结果创造出一个共有的社交环境,在分散各地的网友之间形成一种归属感。

分享是社交的根本,哈佛大学的相关研究表明,人的大脑中存在一个奖赏机制,当分享自己的信息时,人们会获得脉冲式的快乐感觉,这种感觉就像你品尝小甜点所能体会到的一样。显然,在社交网络上的分享也能得到这种报偿。虽然,这不会给你的生活带来多大的变化,但会让你生活的某个瞬间感到美好无比。

柏林自由大学的研究人员也发现,喜欢Facebook上吐露心声的人大脑中与自我认知有关的区域十分活跃,这导致他们喜欢和别人分享生活中的所有细节。

早期的朋友圈,大家分享的内容多多少少都是自己愿意看到的和期待看到的,洋溢着一股小圈子的快乐,时至今日,朋友圈里“朋友”的范围越来越大,朋友圈也渐渐变了味,网上流传着用来形容当下朋友圈的段子:同志们,现在走过来的是微信方阵,看他们左手手机,右手充电器;身后背着一锅心灵鸡汤,胸前挂着佛经和养生秘方,自吟着励志经典和情感小句;他们倾身侧脸嘟嘴瞪眼,45度俯拍着健步走过主席台。首长问:“同志们好,同志们刷新朋友圈了吗? ”微信方阵响亮地回答:“首长好,天安门wifi密码是多少?”

朋友圈中日益严酷的生存法则让传播和分享朋友圈也成为了一件如履薄冰的事情。有网友表示,当自己兴致勃勃分享一则商业广告或者一篇励志文章,对朋友圈的别人而言或许就是垃圾信息。“担心自己传播的内容会给他人带来困扰,让自己的隐私暴露于他人眼皮底下,也对潜在的未知社交信息感到恐惧和虚无,也许这正是信息泛滥中毒后的综合征表现。”

止于点赞

古有点头之交,今有点赞之交。如果说,我们和老朋友之间还有丝毫联系的话,那就是朋友圈中的点赞了。

有研究表明,人在很多时候有互动需要,但没有表达需求,点赞功能的出现适时拯救了朋友圈下方无评论的尴尬时刻。虽然点赞者没有留下只言片语,但一个赞就能涵盖很多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内容。

“好久不见,看到你朋友圈过的这么好,我就放心了。”

“你分享的这篇文章我觉得也很不错呢,顶你。”

“虽然不在一个城市,但我还是时刻关注你的哟。”

“已阅。”

如果你发的某条状态无人点赞,不用急于摆出自己的玻璃心或者对这个冷漠的世界充满绝望,其实,只不过是第一批看到这条状态的人恰好是那些不太愿意搭理你的人罢了。

麻省理工大学的Sherry Thurkle发现,点赞行为对人与人之间的真实了解并不起作用,点赞式社交里,亲密感并不完整,因为它不一定能转为现实中的人际联结。

终于缄默

近日媒体报道了一篇“揭秘官员微信朋友圈”的文章称,和许多老百姓喜欢在微信朋友圈里分享各类信息相比,官员、基层公务员的朋友圈显得很“单一”,除了工作,他们的朋友圈里大多是转载类文字、图片,很少表露个人观点和情感,而且职级越高,发的内容越少。

1467951034-1080-254309143d2-size24-w500-h313

如今微信朋友圈已经变味

不仅仅是公务员,当朋友圈日益演变成了工作圈,越来越多的职场人都成了“装在套子里的人“。

有文章指出,很多在朋友圈里沉默的人,沉默的原因并非他们不想展示,而是担心自己的生活变成他人的谈资,自己生活有趣的生活在另一个评价体系中变得“不正确”。在社交工具上呈现的信息越少,他人越不容易评价你的直观形象,从而你的职场安全系数也就越高。

厌了,倦了

常常忍不住要刷朋友圈,查看朋友们的最新动态,生怕错过了什么;订阅公号的数量远远超过自己信息的处理能力;看到朋友圈分享的干货便习惯性收藏,能二次打开的几率几乎为零。

俄罗斯作家索尔仁尼琴在1978年曾预言:除了知情权以外,人也应该拥有不知情权,后者的价值要大得多。它意味着我们高尚的灵魂不必被那些废话和空谈充斥,过度的信息对于一个过着充实生活的人来说,是一种不必要的负担。

信息焦虑在网上的典型表现是,人们总是尝试获取更多的热门人物、热门事件和热门综艺,却从没人焦虑地去想着自己还有莎士比亚没读完,或者有人推荐了托尔斯泰而产生去读这种经典的焦虑感。

知乎上有个话题“你是什么时候开始厌倦朋友圈的?”网友“二幺”的回答引起了很多人的共鸣。第一次发朋友圈,按下“发送”的瞬间,他感觉就如同苞米地里初尝禁果的少男少女般期待与紧张。但是后来,好友越来越多,朋友圈越来越拥挤,他觉得朋友圈变成了丛林,变成了舞台,变成了一本充斥着无聊与琐碎的三流杂志。

“够了,我TMD根本就不在乎你们发了什么。”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