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科院80后美女博导:科学家并不是很苦的

摘要

今年6月,一段由中科院拍摄的北斗导航卫星定位系统科普视频在网上意外走红。视频中的80后美女主讲———中科院建院以来最年轻的研究员和博士生导师徐颖,迅速成为网友心中“兼智慧和美貌为一体的女神”,很多人表示“给跪啦”。

中科院80后美女博导:科学家并不是很苦的

中科院80后美女博导徐颖。受访者供图

今年6月,一段由中科院拍摄的北斗导航卫星定位系统科普视频在网上意外走红。视频中的80后美女主讲———中科院建院以来最年轻的研究员和博士生导师徐颖,迅速成为网友心中“兼智慧和美貌为一体的女神”,很多人表示“给跪啦”。

值得一提的是,在这段视频中,徐颖还澄清了“北斗系统被清华女生破解送给美国”的谣言。她用戏谑的语气调侃:“如果想破解军码系统,我们可能建议一些更简单的方式,那就是造时空穿越机穿越回到北斗军码设计的时候,在旁边偷听好了。”

徐颖的演讲整体上深入浅出、形象生动,而且她还引用了一些网络流行语。为了表示卫星导航系统频率资源的稀缺,她说,“频率资源不是你想买就能买”;为了体现安装“北斗”系统后我国的精确打击能力,她说“由上千米变到几十米这样一个量级范围,连小动物也被吓坏了”;为了说明自己工作的忙碌程度,她说“作为一个北斗科研工作者,我想我和大家友谊的小船已经翻得连木头都没有了”。

随着视频走红,徐颖备受网友关注,相关视频和新闻下方,动辄评论数千、点赞上万。《人民日报》亦发文指出“科普需要更多‘ 徐颖’”,“希望有更多科学家们,不妨都学学徐颖,在追求高精尖科技的同时,也注意用通俗语言与公众分享”。

近日,徐颖接受南都记者专访,分享了她的成长、工作和生活经历。

父母管教不严

高考考得“很不好”

徐颖并不认为她是学霸,“我的成绩并不拔尖,一般在班里也就10名左右”。

1983年,徐颖出生在四川省的一个县城。从小父母就忙,对她的管教也不严,偶尔关心的也是她的成绩。作为独生子女,徐颖并未放任自流,完成每天的学习任务以后就一个人安静地看书。

小时候,徐颖也没想过长大了就非要做什么。虽然作文里也曾写过“长大了要当科学家”之类的话,但只是因为“不这样写老师那里过不了”。

这样的状况持续到了高考。徐颖高考考得“很不好”,好在父母并没有给她太大压力。

徐颖还是决定去上学。“考不好不代表一辈子过不好,日子还长着呢,人生也许还会有其他选择。”谈及当时的决定,徐颖如是说。

1999年,16岁的徐颖来到北京信息工程学院(现北京信息科技大学)读书。2003年本科毕业后,又考取了北京理工大学信号与信息处理专业的硕博连读继续深造。

2006年起,在导师指引下,徐颖开始接触“北斗二代”一期工程;2009年博士毕业后,顺理成章进入中科院工作,继续从事北斗导航卫星定位系统研究。

在进入中科院六年后,2015年,徐颖被聘任为博士生导师、研究员,成为中科院建院以来最年轻的博士生导师、研究员。不过,“目前还没有带学生”,徐颖说。

做科普视频

话语要接地气

今年“三八”妇女节过后不久,中科院网络中心承办的科普讲坛组织了一个女性专场,邀请六七位女科研工作者进行一个演讲形式的科普,他们找到了徐颖。之前从未作过类似演讲,不过徐颖还是答应了。

徐颖发现这个任务并不轻松。领导虽然没有规定讲什么,但也没有现成的模板可参照,作为科研单位,很多东西都是涉密的,什么该讲什么不该讲自己心里得有个数。

作为研究北斗导航卫星定位系统的一分子,当然要讲北斗了。“北斗是什么”当然要讲,“为什么要建北斗”也必不可少,还有“北斗的用途”,对用途进行科普是让大家了解北斗运用北斗的一种必不可少的方式。

还讲什么呢?同学的一则微信让徐颖想起了肇始于2011年、影响延续至今的一场风波。当时,媒体一则“清华女生破解北斗系统送给美国”的报道让“北斗”团队遭受前所未有的质疑。看到这样漏洞百出的报道,徐颖和她的同事们也没有当回事,况且不久就有人出面澄清,他们觉得这场风波很快就会过去。没想到,此事每隔一段时间就被翻出来炒一次。徐颖想,这次一定要讲一讲。

这是一场面对大众的讲座,讲专业了大家听不懂,讲通俗了逻辑有瑕疵,会被圈内人诟病,思来想去,徐颖还是觉得应该讲得通俗易懂、具有一定故事性。“科学要走下神坛,现在大家觉得北斗很神秘,但是,北斗要走向应用,大众不了解、不认识怎么可能去用呢?”

内容和方向定了以后,徐颖开始写演讲稿。科学的内容自然不在话下,接地气的话语也必不可少,抽空就改一改、背一背,不忙了就拿出来看一看,直到临上台前最后一刻,才最终敲定了演讲稿。

演讲安排在了北京联合大学的一个小礼堂,试讲了一次,就正式开始了。面对台下的200多名观众,徐颖没有怯场,演讲很顺利,中间不乏一些金句。当然,不紧张是假的,在等待PPT翻页的时刻,她不由自主地抿嘴唇、摸鼻子,还有个别字句语速突然加快。

演讲视频录好后,徐颖传给了远在四川老家的父母看,他们说完全看不懂,而且也不关心,他们关心的是,女儿可以歇一歇了吧,不能老加班啊,最好每天下班就回家。徐颖小时候总感冒,让父母总担心她的身体吃不消高强度工作。

令徐颖和她的父母以及中科院的同事没想到的是,这则科普视频在被网站编辑将标题改为“中科院美女博导回应清华女生……”后瞬间火爆网络,仅在腾讯视频一个平台的点击量就达到548万次。

身边的人都为徐颖感到高兴,有认识的人在微信上转发,跟她说“总算明白了你是干什么的”,还有人说“让我们家孩子读你的研究生吧”。邮箱里也会收到一些学生的邮件表示想要选徐颖做导师。

徐颖自己心情却挺复杂的,“这不是我讲的核心内容,却因为这个达到了传播效果。”

心情很差时

就去买买买

正如前文所述,从小徐颖并未想过非要做科学家,但从研究生选择信号与信息处理专业接触到北斗导航卫星定位系统,到毕业后一直从事北斗科研工作,徐颖觉得,还是有一点兴趣在里头的,而且工作也能带来一些成就感。

“社会给了科研工作者发自内心的支持和敬意,这是从事其他岗位所不能有的。”对于演讲视频评论区中网友的赞誉,徐颖认为这也是她坚持的动力。

但徐颖觉得不能把这定义为一种牺牲。“如果一份工作又忙又累,收入也不高,做得也很郁闷,我想我是不会干的。科学家并不是很苦的,我的理念是快乐科研。现在的科研队伍很年轻,科研氛围也比较轻松,大家都是一样的80后、90后,科研也只是一种工作而已。以前社会上一提起科学家就是白衬衫、黑裤子、中山服、黑框大眼镜,面容清瘦,骑着一辆老式自行车,事实上并不是那样。不是说一定要把为国家做贡献和自我牺牲等价起来,而应当把为国家做贡献和自我发展等价起来。”徐颖一口气说了很多。

事实上,搞科研工作是很枯燥的,然而当努力了很久却失败的时候,徐颖并不会很抓狂,从小独自成长锻炼出的心理素质让徐颖很坚强。在演讲中徐颖曾透露,她有一个特别的爱好,在狂风大作暴雨如注的雷雨天,一个人在家看恐怖片。

当然,每个人都会有心情很差的时刻。这时徐颖的选择和别的女孩也没什么两样:“那我就去买买买,买很多自己喜欢的东西,心情就会好起来”。

对话

我们不能受制于人得有自己的导航系统

南都:你所在的团队都跟你一样年轻吗?

徐颖:我们室平均年龄不到30岁,好多是1988、1989年出生的,还有一个没毕业的学生,是90后。

南都:你们团队主要是做什么的呢?

徐颖:主要包括卫星系统差分定位、多源融合定位技术和信号体制技术等方面。

南都:已经有了G PS,国家为什么还要投巨资建“北斗”系统?

徐颖:卫星导航技术是关系到国计民生的重大科学技术,我们不能受制于人,我们也得有自己的卫星定位导航系统。

南都:“北斗”在生活中有什么运用?咱们用的一些地图app,是基于北斗卫星导航定位系统吗?

徐颖:是这样。地图定位的工作原理分五步,第一步建系统,第二步制作接收设备,第三步做地图,第四步提供位置服务,第五步用户交互。我们“北斗”系统现在做的是前两步,地图公司做的是后三步,用哪种导航系统取决于接收设备,通俗说就是取决于手机

南都:目前“北斗”系统发展到哪一步了?

徐颖:现在已经是“北斗”二代了,同时具有定位和通信两个功能,而GPS系统只有定位功能,我们的“北斗”一代就有定位功能了。

南都:将来还会有“北斗”三代吗?

徐颖:应该不会了,我们现在的规划就是到2020年全部建成运营。不过也说不准,没有“北斗”,还会有其他代号的科学计划。

南都:到2020年,“北斗”就不需要研究了吗?

徐颖:不会的,还有很多要研究,“北斗”系统出于历史原因有它自身的技术局限,我们需要再进一步研究做一些必要的弥补、增强和备份,使得系统更可靠。而且,我们也做一些基于手机定位的接收设备等民用服务。

采写:南都记者 嵇石

实习生 杨安平

原标题:科学家并不是很苦的 我的理念是快乐科研

  • 版权声明: 本文源自 南方都市报, 于4个月前,由整理发表,共 3397字。
  • 原文链接:点此查看原文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