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人蒙对了支付宝红包口令 2000元礼金分分钟被领走

摘要

春节期间,通过微信、支付宝等发红包、抢红包,俨然成了一项“全民运动”。前几天,温州的陈女士连给朋友准备的2000元结婚礼金,都用上了支付宝的口令红包。不过,令陈女士没想到的是,她的红包刚发出没几分钟,甚至还没来得及告诉朋友口令,红包里的钱就已经被陌生人“领”走。

稿源:钱江晚报

春节期间,通过微信支付宝等发红包、抢红包,俨然成了一项“全民运动”。前几天,温州的陈女士连给朋友准备的2000元结婚礼金,都用上了支付宝的口令红包。不过,令陈女士没想到的是,她的红包刚发出没几分钟,甚至还没来得及告诉朋友口令,红包里的钱就已经被陌生人“领”走。

昨天,钱江晚报记者从支付宝方面得到证实,陈女士的红包确实是被一名吉林的用户猜中口令后领走的。支付宝已经对陈女士的损失进行了全额补偿,并提醒,大家在设置口令时一定要个性化,不要用容易被人猜到的口令。

设置口令“新婚快乐白头偕老”

2000元红包两分钟被人领走

陈女士是一名90后,自从支付宝推出自我订制口令发红包的服务后,她和朋友之间就经常互发红包,既能交流感情,还挺好玩。

有一个朋友近期要结婚,2月15日晚上10点多,陈女士将这个朋友的2000元礼金,包成了一个口令红包。这本来是一件挺时髦的事,可哪知道红包发出后才两分钟,里面的钱就被一个陌生人领走。

她为这个红包设置的口令是“新婚快乐白头偕老”,可领取范围为“任何人”。

“我刚准备打电话告诉朋友口令,支付宝系统显示红包已被抢走。”陈女士觉得不可思议,她打开手机发现,支付宝里显示的信息是:“1个红包共2000元,2分24秒被抢光”。

陈女士通过红包界面看到抢红包的人的基本信息,2000元是被一名叫“leop”的男性用户领走的,所在地区一栏显示“吉林延边”。

陈女士通过支付宝平台给对方留言,试图要回这2000元,但对方并未回应。“他是怎么知道我的口令的?”陈女士十分疑惑,立即联系支付宝客服,当天支付宝官方就受理此事并进行了相关调查。

昨天,钱江晚报记者联系了支付宝公关部的相关负责人,对方称,他们已联系上领走陈女士红包的那位吉林用户,但对方一听是客服打来的就立即关机了。

昨天下午两点多,支付宝官方对陈女士损失的2000元进行了全额补偿。

有人“撞”中红包口令领走钱

还留言:看了新闻来试试

中文口令红包真的这么容易就能被人猜到?

昨天,钱江晚报记者通过支付宝平台的红包系统,输入“你好你好你好”、“好好学习天天向上”等口令,都能搜索到来自全国各地的红包。

钱江晚报记者了解到,因为支付宝口令红包系统规定,中文口令要在6到20字之间,所以比较常用的祝福语就会经常有人使用。就连“锄禾日当午汗滴禾下土”、“春眠不觉晓处处闻啼鸟”等诗句也能搜到,而这些红包都显示“已被抢光”。

比如,发送口令红包“春眠不觉晓处处闻啼鸟”的用户,是一名显示来自湖南长沙,名叫“嘟嘟”的用户,他(她)在昨天早上6点不到发出了这个红包。而领走这个口令红包的用户,叫“蔷薇”,来自杭州,他(她)在领完后评论:“我是看了新闻,来试试这也行……”

前两天,温州当地媒体同行做过这样一个试验:

他们订制了一个“永结同心早生贵子”的口令红包,红包个数为10个,金额88元,两小时就被抢光了。这些抢到红包的用户,都是陌生人,分别为来自陕西西安、浙江嘉兴、湖南长沙、重庆沙坪坝、广东汕头等全国各地的用户。最快的一个红包,是发出后9分钟被抢走的,最晚的一个,抢到时间为1小时54分。

也就是说,每天全国都有无数的人在“撞”红包口令。如果设置的口令太简单,想不被猜中都难。

支付宝提醒口令应尽量个性化

再发生类似事件,承诺会补偿

那么,如何避免中文口令的支付宝红包被陌生人抢走呢?

钱江晚报记者了解到,为了避免用户不断尝试不同的口令抢红包,支付宝规定,每个用户“如果输入口令错误次数达10次,5小时内将不能输入口令”。

事实上,设置口令也有相应的规则,为了避免“乱套”,同一个口令是不能同时使用的。

比如,某用户发送了一个“好好学习天天向上”的口令红包,这个口令就是专属的,不能再被其他红包使用。如果这个红包在昨天中午12点被抢光,那么,支付宝用户在之后的24小时内,也就是今天中午12点前,不能再使用这个口令。

同时,一个口令红包在发出后24小时内没有抢完,也将自动失效,红包里的金额将自动退回,该口令将可以重新使用。

昨天,支付宝公关部相关负责人回应称,陈女士碰到的是“小概率”事件,用户订制的口令太常规、简单,碰巧被陌生人猜中而已。“中文口令红包是今年1月份刚推出的发红包新玩法,我们在口令红包的界面,也已经提醒用户在口令方面要注重个性化,否则很容易被他人误领。”

这位负责人介绍说,目前,官方对于这种“误领”口令红包的行为还没有其他的强制措施,也没有强制要求对方退还的相关规定。“不过,我们承诺,目前如果还有类似的事件发生,我们会进行补偿。”

律师

属于典型的不当得利应退还,但维权成本很高

浙江时代律师事务所陈一来律师表示,随着网络科技迅速发展,一些网络纠纷事实并没有明确的法律规定。

陈一来说,在这起事件中,作为发红包的陈女士,她的真实意思是由她指定的好友获得红包,具有专属性和特定性,不是对外的公开的,因此陌生人通过猜中口令的方式获得他人的金钱,属于典型的不当得利,应该退还。

“但在现实中,口令红包如果被陌生人领走,想要通过法律途径追回,维权成本很高,费时费力。”陈一来说。

而对于支付宝的责任方面,陈一来的看法是,“需要承担管理义务。”

首先,支付宝方面必须通过合理的方式提醒用户参与者提高注意力和警惕性,此外,如果在管理上存在漏洞的话,需要进行合理补救,不然,则要承担一定的赔偿责任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