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是想争取存在感的人,越是得不到存在感

摘要

有多少时刻,我们为了存在感而迎合别人。丢失自我是痛苦的,而这种通过哗众而取得的一时之宠,也注定短暂。想要存在感十足,只有努力做一个会发光的人。

有多少时刻,我们为了存在感而迎合别人。丢失自我是痛苦的,而这种通过哗众而取得的一时之宠,也注定短暂。想要存在感十足,只有努力做一个会发光的人。

60.webp

文 | 陆鸡鸡

来源:个人的体验

1

越想争取存在感,越是得不到它,这是我由衷的体会。

初中时的我自卑而懦弱,成绩差、体育差、甚至有点口吃。看到同龄的女孩子就脸红,低着头什么都不敢说。关键眼神还不敢与她们对视。我记得印象里最深的一件事是:下课班里一个女生很大声地喊我名字,我朝她那儿看去,但和她眼神接触的那一瞬间,我内向的性格使我低下了头。是的,那时候我连正眼瞧她都做不到。

她见状,笑哈哈地同周围人讲:“你们瞧,他狗眼看人低。”

我被这句话刺激得不轻,垂头丧面地离开了教室,什么都没说。

这样的痛苦,也只有内向的灵魂才能懂。

从那以后,我便想在同学堆里极力表现自己,不管采取什么办法。

那时候还没有存在感这种高级语汇,我只知道我一定要引起别人的注意,至少不能让他们看扁我。像我这么平庸的人,如果自己再不付出任何努力,放在一群人里简直跟穿了隐形衣没有区别。

后来我做过哪些事情呢?我知道我说出来一定会让你笑话我。

有一回,学校里搞艺术节的活动,所有班级都必须用艺术品加以点缀。班主任接到这个任务之后,向班级里的同学征集各种艺术品。提到世界名画的时候,班主任在讲台上问了半天,台下没有人响应。我忽然想起来家里床底下有一幅仿真的《向日葵》,立马举起了手。

在全班同学面前,班主任表扬了我,并且询问我明天是否可以带来为班级做贡献,艺术节办完会如期归还,我爽快地答应了。

回家之后,我到床底下去翻,结果翻了半天没翻到,一问我妈才知道送人了。

当时我就趴在床上哭了,但没有办法,没有就是没有。那一晚我在床上翻来覆去,想着第二天该如何度过。

吹出去的牛逼,总要还的。第二天我的惨状可想而知……

有时候,同班同学下课在讨论新出的单机游戏,我为了找点存在感当然也要过去凑热闹。结果听了半天,硬是半句话都说不上来,他们说的名词都是游戏玩家才懂的,我这种外行根本插不了嘴,只能陪着瞎掺和。

春游或者秋游,大家都会带很多零食。为了体现我个人品味的独特,我会买去进口商店买一些死贵死贵的进口零食。上面除了生产日期,印的都是外文。当我在旅游大巴上掏出进口零食时,周围人都会眼前一亮,手一个个伸过来要尝。我假装热情的样子,一个个分给他们吃,直到零食袋里什么都不剩。我满不在乎地把零食袋收起,看着周围人咀嚼着的嘴,我还在想那零食究竟是什么滋味的。

课堂上有很多知识我只是略懂一二,却会抢着回答,因为我知道答对了在同学面前会显得很威风。可三脚的功夫终究经不起考验,老师几个反问便把我的立论击得溃不成军。每次老师上课问“这道题有谁会?”的时候,我都会举手站起来,好像还自带镁光灯的效果。但是在经过老师检验之后,我最终都会灰头土脸地坐下。

 

2

在经过漫长岁月的沉淀之后,我才感受到了我的失败。一个郁郁不得志的孤独患者,拼命向外界证明自己,却迟迟未能得到他人的认可。

在对存在感的痴心妄想中离真实的自我越来越远。

后来我开始对自己过往的行为进行反思,也对“存在感”这个概念进行反思。

存在感是什么?是企图被其他人群所注意而产生的感觉,更多的是一种精神层面上的满足。

但是如何才能被人注意呢?

有两种方式:一种是哗众取宠,另一种是靠实力说话。

我显然属于前者。

我想我当时会做出那些行为,背后的动机来源于两个因素:

1、作为内向的人,急于寻求外界认可;
2、虚荣心作祟,妄图得到与自己实力不匹配的表扬。

这两句话尽管很简单,但却能够完美概括出浮躁心态背后的心理机制。

 

61.webp

那么,为什么对于存在感的诉求会落空?

我想主要原因有以下两个:

1
没有与之匹配的实力

我想我过往的行为都验证了一个道理:只有那些真正拥有实力的人,才能博得众人的尊重与喜因为那种存在感是个体与个体之间的良性互动,是一种人际间,因为某种特质而相互吸引的结果,同时这种吸引力也会长期地作用于人际关系。

反观哗宠取宠的人,他们赢得的往往只是“片刻”的存在感,那种存在感会因为缺乏底气而随时面临崩塌的危险。

在年少时,年纪轻的人难免心浮气躁,学生想引起老师的注意、男生想引起女生的注意、女生想引起男生的注意、一群人里总有小部分人想引起大部分人的注意。

这都是人之常情。

但他们忽视了一点,就是想获得存在感,获得他人的认可,靠的绝对不是花拳绣腿,靠的是真实的实力。只有通过实力获得的存在感,才是长期的、有效的。

上文有提及,我青春期那会儿,属于内向型人格,自卑懦弱,还有点口吃。如果不从正面去改变这种情况,那么我便永远无法在人群中脱颖而出。

我曾经为此做了什么?

为了矫正口吃,坚持2年每天早上大声读演讲稿,一字一句口齿清楚、有条有理地说完。

为了改变内向型人格,我强忍着和他人交流的障碍,开始尝试与他人进行眼神交流,不闪躲。在网上搜各种社会活动参加,做志愿者或者义工。高二开始便在外面打零工,地铁里发传单、餐厅里洗盘子、小卖部做收银员、展会里帮忙搬桌子... ...

在这个过程中,你会发现当你与人接触的频次增多之后,人的“社会属性”也会不断增强。情商、交流能力、反应能力、活动能力各方面都会大幅度提升。

我还记得那时候我从旧书摊里发现了一本《卡耐基人际关系手册》,如获至宝,一直放在枕头边上矫正自己各方面的行为。

体育成绩差,便尝试进入健身房,并且养成每天慢跑的习惯。但说实话,健身房还是没坚持下来一直去,只是慢跑的习惯从未舍弃过。

只有当你真正开始正视缺点的时候,你才会发现过往的自己弱爆了,而矫正自己朝积极的方向发展,是一件多么爽的事情!

经过初中和高中的积累,我在刚进大学的时候便申请做班委、同时进入学生会、还参与了校刊的编辑、往更好的方向发展... ...

这不是励志故事,这只是我个人的成长经历。决定存在感的从来都不是你的喧闹,而是你的实力。

 

2
缺乏真实的自我

追求存在感的过程中,我们往往会为了迎合他人和忽略自我的本性,这都是急功近利与虚荣的心态所致。

是的,我们都很年轻,我们都太希望别人的认可了,都太希望能够在人海里找存在感了,哪怕只有一丁点。

因此在追逐的过程中,很容易让自己的本性压抑在深处,让迎合他人的微笑嘴脸处于表面。

我原本以为那样做也许会行得通,可最后发现压根就不行。我根本不想和同学讨论游戏,根本不想把零食分给他们吃,根本不愿意做那些违心的举动。

就算我成功捕获了他人的注意,得到了可怜巴巴的存在感,那又怎么样?

那样的自己,根本连我自己都嗤之以鼻。

  • 我们根本不关注自我,只关注他人。最在意的是别人是否接受自己,从不在意是否自己也让自己满意。

其实通过长期的积累,我发现,保持真实的自我也是人际交往中非常重要的能力,不因为他人的需求而忽略对自我的关照。

你可以多问问自己一些问题:

你这样做的原因到底是出于迎合他人,还是真实所想?
你这样做,是否真的快乐
你确定此刻的你,是真实的你吗?

喜欢就漠不关心,喜欢就表达在乎。如果我们因为引起他人注意而违心地做着自己不喜欢的事,这种存在感是卑微的。

真实在他人面前往往可贵,伪饰永远是再廉价不过的表演。

 

关于存在感,还有一点非常有趣:

  • 当你试图追求存在感的时候,其实已经失去了存在感。

我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存在感从来不是争取来的,那么真正决定它强弱的是什么?

一个人的品性、实力、气场... ...

这些都是长期积累的过程,从来不是通过短期行为能够得到的。

腹有诗书气自华。一个人能力优秀,拥有饱满的内心与充足感,认同真实的自我,有着自己行事的风格与准则,那么这人的存在感必然是极强的。

一个人如果只是绣花枕头一包草,哪怕是再华丽的行为、再宏伟的语言,也无法将这个人饱满地撑起来。

所以,如果你真的想要存在感,那么便学会忘记这个概念,不必刻意追寻。

  • 你需要做的,是去锤炼自己的能力,同时找回那个被丢在半路上的自己。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