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年前,他们想象中的互联网长这样…

导读:

20 年前,网络的发展还处于幼儿时期,但是对它的讨论却非常火热。当时的我们都在试图明白网络究竟意味着什么,但同时,从那时起世界开始因为网络而改变太多。这里我们列出 29 条来自 1996 年的伟大预言。

稿源: 雷锋网

20年前,他们想象中的互联网长这样…

20 年前,网络的发展还处于幼儿时期,但是对它的讨论却非常火热。当时的我们都在试图明白网络究竟意味着什么,但同时,从那时起世界开始因为网络而改变太多。这里我们列出 29 条来自 1996 年的伟大预言。

Part 1. 简单是智慧的核心

1. “十年内,美国在线就能走完水床商店多年来走过的路”

——Bruce R. Burningham 给编辑的信(《纽约时报》 1996 年 1 月 14 日)

2. 微软的网络浏览器上写着“这个浏览器你妈妈将来一定会用。”

(《时代周刊》 1996 年 9 月 16 日)

20年前,他们想象中的互联网长这样…

3. “网络邮件很无聊却很好,就像铅笔,它就是很有用。”

——Tom Jennings (《连线》1996 年 4 月)

4. “互联网是技术时代的印刷机。”

——时任网景通讯公司(netscape communications corporation)首席执行官 Jim Barksdale(《时代周刊》 1996 年 9 月 16 日)

Part 2. 线上交友,哦天哪!

5. “多亏了对正面作用的强调,但是恐怕比起观察鸟类,更多人会对网络交友有兴趣。”

——Ann Landers 给一位强调互联网的积极作用的来信者的回信。(《芝加哥论坛报》 1996 年 6 月 14 日)

6. “《女性在线服务指南》作者 Judith A. Broadhurst 说:‘不论是好是坏,90 年代最流行的交友方式之一的确是是网络交友。我听说了太多女人通过网络方式认识自己的丈夫。我甚至开始怀疑是否不再有人通过其他方式认识伴侣。’”

——Leslie Miller 的文章(《今日美国》 1996 年 2 月 13 日)

7. “这似乎对我造成了麻烦。先不说你正在和一个已婚女性持续交往的事实,这个 Kate 可能并不是你所期待的那个。我最近听说,一个青年在网络上结识了一位女性,他以为那个‘她’与自己年龄相仿,但是当他们见面时,青年才发现这个‘她’是一个 76 岁的老奶奶!”

——Dear Abby 给一位想要给他的网恋情妇支付从澳大利亚来密歇根旅费的来信者的回信。(《Via Uexpress》 1996 年 7 月 22 日)

Part 3. 网络上瘾症(又称为“NETAHOLISM”)

8. “Kimberly S. Young 博士说道:如果说酗酒症对网络上瘾症来说是一种借鉴的话,那么大约有2% 到5% 的 2000 万美国网民可能对网络上瘾。”

——Pam Belluck(《华盛顿邮报》 1996 年 12 月 1 日)

9. “大学被认为是潜在网瘾患者的热门聚集地,因为大学常常给学生提供免费和无限制的网络入口。”

(《芝加哥论坛报》 1996 年 6 月 26 日)

20年前,他们想象中的互联网长这样…

Part 4. 互联网的好与坏

10. “让你的电子邮箱地址落在坏人手中,并不完全等同于让一个疯子站在你家门口,但是这两种情况也差不多类似。”

(《SPIN》 1996 年 3 月)

11. “这些技术将会深刻地影响我们对人性的理解。我们都有想要分享的想法和想要讲出来的故事,现在我们真的可以这么做了。”

——Anthony Rutkowski《对互联网潜力的认识》(《华盛顿邮报》 1996 年 2 月 1 日,顺便提一下,这篇文章将 Rutkowski 描述成“真正的信息空间的国际发言人”)

12. “谴责网络的人其实是在把技术当做替罪羔羊,而事实是我们这个社会没有将这些问题提出来。是的,网络上有恋童癖者是耻辱的,但是真正的恐怖是在现实中有恋童癖者的存在,我们恐惧的是存在恋童癖者本身,让我们面对事实吧。在某种程度上,这些问题,是因为我们的社会病了,或者至少,我们的社会已经产生了很多残疾的不健康的人群,互联网作为最私人的媒介在发展的过程中,反映出了这些问题。我想漫画家 Walt Kelly 说的很对:‘我们已经见过那个敌人了,他就是我们自己。’”

——John Schwartz 《互联网行为和内容的丑陋之处》(《华盛顿邮报》 1996 年 11 月 18 日)

13.  “漫无目的的闲聊是潜在的互联网诱惑;它可以代替内在的沉思和真实的体验。”

——Sidney Perkowitz(《美国瞭望》 1996 年5、6 月刊)

14. “互联网的潜力在于可以提升学生的敏感度。因为在互联网上的交流是国际性的,在这样的交流方式下,人们不得不变得更加敏感,他们说的话可能会影响到来自不同文化背景下的不同人群。”

——Diane Romme 《关于教育中的互联网的谈论》(《纽约时报》 1996 年 6 月 2 日)

15. “人们会在虚拟世界中迷失。一些人试图将虚拟世界的生活当做不重要的事,当做一种逃避或者是一种无意义的消遣。但是它并不是如此。我们在虚拟世界里的体验经历扮演着重要的角色。我们在风险中轻视了它们。我们必须明白,那些来自于虚拟世界的经历既可以预知谁会遭遇危险,还可以将这些经历得到最好的利用。没有对我们在虚拟世界里表达的自我的深刻理解,我们将无法用这些经验来丰富我们的真实世界。如果可以培养我们对屏幕角色背后意义的理解,我们就更可能成功地利用虚拟经验进行个人转变。

——Sherry Turkles(《连线》 1996 年 1 月)

Part 5. 印刷的消亡和免费网络内容的兴起

16.  “网络上的免费内容太多了,这将很难让人们为了它而进行支付。”

——Marc Andreessen 在 Mike Snider 文章中的评论(《今日美国》 1996 年 2 月 29 日)

20年前,他们想象中的互联网长这样…

17. “我可以想象在不远的未来,一些专业领域的作者不会再去将作品印成铅字,而是直接从学校走上数字出版的道路。也许他们最初会被仍然习惯于印刷品或者才开始向电子产品转换的的老读者所限制。但是随着时间的推进,情况会有所改变,当印刷铅字相比起来成本越来越高,工序越来越复杂;而电脑则功能越来越强大,连接越来越方便;当电脑开始出现在每一个教室和办公室,每一个客厅和书房的时候,这个趋势便无法再逆转。”

——Paul Roberts(《时尚》 1996 年 7 月)

18.  “有时候,在互联网上浏览时,你都不清楚自己阅读的是内容还是广告。”

——Sally Chew(《纽约杂志》 1996 年 5 月 6 日)

19. 互联网已经成为了终极个人传播媒介;从 UFO 爱好者到纽约扬基棒球队粉丝的每个人都可以有一个网页(或者很多网页)来定义自己——每个人 .COM。技术只会加快新闻从全社会到每个人的传播的速度。

——Richard Zoglin(《时代》1996 年 10 月 21 日)

Part 6. 隐私,加密,政府

20. “网络是一个疯狂的温床,同时为乌托邦派和奥威尔派提供可能。他们的拥护者用广阔的视角预测世界和平和民主进程,但是隐私权主义者表示这会毁坏我们对家庭私密性的认知。”

——Elizabeth Corcoran (《华盛顿邮报》 1996 年 6 月 30 日)

21. “对于加密技术,政府一直试图在做政府通常会做的事情——控制人们。政府希望禁止加密技术,从而更轻易地实行可以监听人们的法律条款。原则上,他们想做的只是停止犯罪,但事实上,加密技术成为了抵抗大政府、大公司、大型犯罪的自卫手段。我宁愿拥有这种自卫技术,也不愿意让我并不信任的人掌握可以监视我的的权利。”

——Esther Dyson (在《纽约时报》上的评论 1996 年 7 月 7 日)

22. “技术主义者理所当然地担心权利巨大的错误政府,但是他们却认为不受约束的商业可以创造出所有光明美丽的事物。所以他们忽略了真正的隐私入侵:美国的企业正在寻找更好的方法来探索网络销售的数据库,来刺探消费者的购买偏好,来追踪潜在的客户,并且这些是可以做到的。”

——Paulina Borsook (《琼斯夫人》 1996 年7/8 月刊)

Part 7. 互联网的未来

23. “我认为在线媒体的互动性的重要程度怎么强调都不为过。当我可以开心地将最新的网络专家的成果展示在讨论区,让像我和其他的专家可以讨论观点的时候,我会觉得我终于自由了。”

——早期网络杂志《Suck》的合作创始人 Carl Steadman,《时代》把这个杂志成称为“一个无礼的在线日报”(《时代》 1996 年 10 月 21 日)

24. “随着网络对数据传输能力的提升和多媒体技术的进步,在未来复制音乐、照片和电影就能像现在复制文字一样简单了。政府如何能够只希望阻止版权的侵犯而不阻止对个人隐私权的侵犯呢?他们无法这么做。内容的提供者必须接受一部分想要侵犯版权的顾客群体的流失,而专注于在自己产品上增加足够的附加值,从而吸引更加‘健康’的顾客的支付意愿。”

——Steven D. Lavine 给编辑的信(《纽约时报》 1996 年 3 月 22 日)

20年前,他们想象中的互联网长这样…   

25. “光盘存储器已经变得非常流行,以至于事实上所有新的笔记本电脑都搭载有使用它的功能。但是在世纪交替之际,光盘存储器就会变成无用的遗物,如同那些 5 寸软盘一样。但是为什么呢?没错,你可能预料到了,就是因为这个巨大的互联网。”

——William Casey(《华盛顿邮报》 1996 年 7 月 22 日)

26. "‘只要等。’微软技术总监 Nathan Myhrvold 说到,‘甚至是你的烧水壶都会变成智能的,并且可以连接网络。任何可以被联网的东西都将被网络化。’”

——Kevin Maney(《今日美国》 1996 年 11 月 18 日)

27. “有多少次你收到一条纸质的信息,想要快速地回复给送信者?摩托罗拉的新技术‘PageWriter’双向寻呼机可以让你实现梦想。不用再像从前的双向寻呼机要求的那样通过电话或者电脑进行。现在发送信息,你只需要打开这个微型键盘,输入文字……这个设备的需求到底有多大还有待观察。”

——Frank Vizard(《大众科学》 1996 年 12 月)

28. “我们现在知道,互联网将变得古怪而有趣。市民们的无线电广播波段已经过时了,互联网好像是另一种无线电广播形式。它会通过各种形式发展成熟。未来将变成一个全球的电子城市,里面有贫民窟和红灯区,但是它也有一个中心商务区。”

——华盛顿高特兄弟公司空间通信分析师 Timothy Logue(《卫星通讯》 1996 年 9 月)

29. “互联网是通讯领域的革命,它将深刻地改变这个世界。互联网打开了一扇崭新的门,使人们可以与朋友们以新的方式沟通,共同寻找和分享各种形式的信息。微软敢说互联网会继续成长壮大,直到它变成时代主流,就像我们今天的电话。”

——比尔 · 盖茨(《时代》1996 年 9 月 16 日)

20年前,他们想象中的互联网长这样…

via mentalfloss.com

  • 版权声明:本文源自李刚博客。于1年前由发表。共 4175字。
  • 转载要求:转载须在正文中标注并保留原文标题、原文链接、译文链接和译者等信息。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