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难民到Uber首席技术官:一个亚裔幸存者的故事

摘要

传奇投资者乔治·索罗斯是犹太难民,MSCI CEO 亨利.费尔南德兹是尼加拉瓜难民,已故英特尔前任 CEO 安迪·格鲁夫是犹太难民……向奇迹的缔造者致敬。译文来自鸵鸟 FM。

1459857016-6396-20160405192019890-1763011760

传奇投资者乔治·索罗斯是犹太难民,MSCI CEO 亨利.费尔南德兹是尼加拉瓜难民,已故英特尔前任 CEO 安迪·格鲁夫是犹太难民……向奇迹的缔造者致敬。译文来自鸵鸟 FM。

揭开一张亚裔面孔背后的故事,并触摸到一段陌生的历史……

越战。1955 至 1975。按照百度的解释,这是一场“南越对抗北越的战争”,以南越的投降而告终。之后,由于经济崩溃等原因,超过 150 万越南人乘船逃离家乡,“船民”一词由此诞生。本文的主人公,就在 1979 年的某艘船上。那一年他 10 岁,与孤母弱弟,以及另外 370 多人蜷缩在一艘 60 米长的难民船上,全船上下没有一件救生衣。那是他童年的结束,以及流亡生活的开始。

他叫 Thuan Pham。他是如今的 Uber CTO。

绝地求生,唯图保命

1459857017-9480-20160405192019906-2083271689

在那艘船以前,Thuan Pham 一直与家人蜗居在西贡,飞弹流矢不分日夜地擦墙而过。死亡不知何时何地会敲开谁家的门,绝地求生是每一天的必修课。空袭警报一响,Thuan Pham 一家就会迅速紧闭门窗,钻入桌底等待天亮。太阳一露头,Thuan Pham 就会跑出去和伙伴们一起捡弹头玩儿,而这种资源,在他们周围遍地都是。

无从知道关于他童年生活的更多细节,因为很多都已经被选择性地遗忘,但有一点却根深蒂固地留了下来:

至死不渝的求生本能,不顾一切地活下去。

1459857017-1978-20160405192019875-255868337

那是一艘编号为 MT-2377 的难民船,在 Thuan Pham 的记忆中,它与如今满载叙利亚难民的飘摇之舟别无二致。60 米,上中下三层,每个角落都被塞得满满当当,不容转身,Thuan Pham 被掖进去后,靠一个透气孔(每层一个)和少许食物活过了 3 天。隐私和尊严?去他的。3 天的排泄物全都拉在裤裆里,包括女性,包括 Thuan Pham 自己的母亲。

3 天后,MT-2377 驶抵马拉西亚。这 3 天内死了多少人,在 Thuan Pham 的访谈中全无记录。只知道那艘船一上岸,幸存者全部被拒,而这是当时许多亚洲国家的一致做法。由于不愿回到满目疮痍的故土,Thuan 的母亲决定携两位幼子再投怒海,向印尼进发。而这一次,因为路遇海盗,又是一场九死一生。用 Thuan 自己的话说,当时能活下来的机会只有一半,你根本没有恐慌的权力,只有冷静并别无选择地投降,唯图保命。

数日后,他们抵达印尼 Letung,并幸运地被接收了。这时船上还剩多少人,Thuan 也始终只字未提。总之,海上漂流的日子结束了,陆地漂流的日子刚刚开始。为了谋生,Thuan 每天只身一人游到附近小镇,批来糖果后再游回去,把糖果交给母亲卖掉,靠每天最多 10 美分的利润果腹,熬过了最初的 10 个月。

生死阅尽,蝉蜕龙变

1459857017-5097-20160405192020047-1636714715

后来,在 Thuan 母亲的争取下,娘儿仨争取到了美国的政治避难,于是千里迢迢远赴马里兰。落地后,母亲黑天白日两头熬,Thuan 则像离水太久的鱼一样,开始了不要命的求学旅程。平日里,他穿着捐赠的衣服(甚至女式短袜)上学,周末则去洗车场打工,这样到了 1986 年,他考上了大学。而那所大学名叫麻省理工。

数年后,命运开始对他前倨后恭。他成了正式的美国公民,见到了仍滞留国内的父亲,一路过关斩将地“游历”了 HP Labs, Silicon Graphics, DoubleClick,以及 VMWare。他始终不允许自己安逸下来,始终在寻找自己不甚知之的“新东西”。2013 年,在著名投资人 Bill Gurley 的推荐下,Thuan 经历了“疯子”Travis Kalanick 总计达 30 小时的面试,成了 Uber 的 CTO。用他自己的话说就是,他跟 Uber 的文化理念“太对味儿”了。

广招将才,攻城略地

这里不是要歌颂苦难,但没有经过那样的炼丹炉,他出不来。那几经鬼门关而始终未被磨灭的意志,以及后二十年作为亚裔在异乡历练出的一身本事,终于在 Uber 找到了喷发的出口。彼时的 Uber 不过握有 30 多个城市、200 来号兵勇,Thuan Pham 的加入让 Uber 凭空多了一台加速器。3 年后,Uber 的工程师团队从 40 人扩充到了 1200 人,他们在 Thuan Pham 的带领下,用技术帮助 Uber 攻陷了 600 多座城池。一双鹰眼的 Thuan 在打造团队时,始终抱定这样一个原则:只招有内驱力、有激情、有担当的人才,相信“最好的自己是明天的自己”,不会为失败找任何借口——哪怕没能把冰卖给斯基摩人也会回头琢磨琢磨为什么。而这一切都是因为,Thuan 本身就是这样的人。

至于他打造出来的技术团队,也早已在各运营区开枝散叶。依靠在各地建立的数据中心,他们的技术成功实现了本土化、可定制化(譬如在中国就捆绑了百度地图和支付宝支付),面对日益猖狂的电子刷单等欺诈行为,Thuan 在承认“人性使然”的同时,也表示会带领团队利用大数据和各种运算来抓取欺诈模式,最后再训练机器进行学习,以便更灵敏地捕捉欺诈行为。而在保护乘客安全方面,Thuan 的团队也已有不少建树,譬如印度的 Uber App 就设有一键呼救功能,另外一些地区的 Uber App 则可帮助乘客与亲友共享预计到达时间和行程动态。虽然技术不能解决所有问题,但 Thuan 及其团队却不会止步。

至此,Thuan Pham 的故事可以暂告一段落。对于我们这群在四平八稳的书桌上长大的人而言,他的故事几近传奇。模式固然不可复制,但如果将来有难,请记住 Thuan 的这句话:“别太把自己当回事,去冒险吧。愿你享受全程!”

Via TIA 原作者 Harsimran Julka 编辑熊妍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