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年老程序员的最大遗憾:当程序员

摘要

这位有 35 年程序员经验的老兄在 20 年前本该可以走管理路线,跟乔布斯共事,当上 CTO/CIO/ 工程副总,但是当然他却选择继续做程序员。看着工资是自己 10 倍的妹妹,他现在后悔了。当程序员真的是人生最大的遗憾吗?你遗憾吗?

英文原文:My Biggest Regret As A Programmer

这位有 35 年程序员经验的老兄在 20 年前本该可以走管理路线,跟乔布斯共事,当上 CTO/CIO/ 工程副总,但是当然他却选择继续做程序员。看着工资是自己 10 倍的妹妹,他现在后悔了。当程序员真的是人生最大的遗憾吗?你遗憾吗?

大概 20 年前我正处在人身过的十字路口。由于 Deltagraph 项目开发了 5 年之后中止,我的第二家公司快要做不下去了。那时候我已经有了 13 年的程序员经验,同时也有大概 9 年经营公司的经验了(同时)。

我不再想这两样都做了。我的第一家公司 85-87 不仅开发了一种新型的电子表格程序而且还自己负责发行。公司由我来领导,从媒体采访到投资者管理等一切日常商业事务都由我来打理,而且我还是其中的 3 名程序员之一,同时还兼任 UI 设计师。1987 年初,在产品推出后我就累到住院了。又当领导又做程序员实在是太累了。

于是到了 1994 年我面前有两条路可以走,要么做技术管理,要么继续当程序员。我选择了当程序员,因为这项工作更简单。到了今天我终于意识到这个决定是多么的糟糕,尽管过去 20 年我做了那么多很棒的东西出来。走当时还相对新鲜的 CTO/CIO/ 工程副总路线本该是一个好得多的计划。

1995 年左右我曾在湾区住过 1 年,有半年时间是在苹果干的。苹果当时看起来快要分崩离析了,所以我又回到了德州,因为不想眼睁睁看着自己喜欢的公司倒掉。这个错误太大了。

1 年后,苹果不仅因为乔布斯的回归而出现巨大逆转,而且还出现了 .com 的集体大爆发。同时身为有经验的程序员和领导的我(我们总共发布了 9 版应用,我做的那些从来都不用做过热修复,这在当时是很难做到的)明白,自己本来可以多受欢迎。一旦你爬到前面提到的任何一个位置,再往前走就很容易了。

30 年前我妹也是从做程序员开始的,但是第 1 年她就转到了管理岗,过去 15 年她一直都担任一家大公司的 VP。几年前我工作的一家旅游公司的母公司也有一位 CEO 是 15 年前从程序员转过来的。当然,这些类型的工作是有难度且不愉快的,但是收入也要高得多。我妹的资产是我的 10 倍。

这些年我目睹了身为程序员的拥有的能力是多么的弱,不管你编程、创造不同或者修复破坏的东西表现得有多出色。我当时完全没有意识到身为程序员(或者架构师之流)你的进步空间有多狭窄。你就是一个螺丝钉,根本没有那种改变现状的能力。除了少了财务方面的好处以外,更高份额的 IPO 参股的可能也更低,能接触到的东西更少,作为程序员你的对有机会开发很酷的东西感到满意。

这 5 年来我作为顾问工作过或帮助过的最糟糕的地方几乎都是因为彻底无能白痴的技术管理。这种无能多到罄竹难书,本文难以一一赘述。

在银行当工程副总裁意味着他不需要理解技术,因为他管理的是人,但技术决策还是由他来做出。同样地方的 CIO 从来不相信自己员工告诉他的任何东西但是却相信供应商告诉他的一切。当然我们知道他在拿回扣因为我们不断买自己不用的东西而他却不断替供应商写文章称赞对方的产品对我们如何的有用。可是我们几乎都不用。我离开一段时间之后他终于被炒鱿鱼了,但是马上又能在别处找到类似的 CIO 职位。

我干过最糟糕的工作一开始时我一度认为是非常棒的。一家后初创企业在所做的行业有一个成功的利基业务,包括他们和他们的主要竞争对手(做另一个利基业务)都想上市,然后市场开始变热起来。我被招过去成为他们的第二名程序员。另一位程序员和经理则负责开发一个新的范围更广的在线商店,因为原来的那个太不灵活,跑得太慢了,不适合大市场的需要。而这家公司的技术领导力是空白,CEO 和另两位创始人都没有技术经验或知识。那位程序员不断地吹嘘自己的后端代码是如何的出色,经理也支持他。而我则开发前端,做演示,每天都检查自己的代码。等到我认为是进行集成的好时机时我才发现另一位程序员整整 10 个月都没有检查过任何东西。我向经理指出这一点时经理却说 “他从来不检查任何东西直到东西已经完美。但是除了我以外没人认为这是愚蠢的话。接下来的 2 个月我绝望地想让那 3 位创始人招能干实事的人进来(我认得几个),但他们尽管承认招错了人却害怕做出任何改变。最后我放弃了,离开了那家公司。

1 年后那家公司还是什么都没做出来,最后他们把那两人都炒了。他们试过雇一些咨询机构但仍然一无所得。到此时一切都已经太晚了。竞争对手已经变成了一家 10 亿美元级的上市公司,我还在电视上见过他们的商业广告。每每看到电视上出现他们的广告我就想脱掉自己的鞋扔过去。我们什么都有但就是没有一个该死的商店和实际的技术领导力。如果我是哪个角色而不是程序员的话我本该有这种履历来把那事儿给做成的。但我却只是一名程序员。

我还可以继续做事,但关键是你没法从技术角度改变别人的做事方式,除非你有那种机会和权力。一旦你做出了正确的决定并且找到了合适的地方去发展,讲真,只有天空才是极限。

1987 年初,我上电视(计算机编年史)展示我们的产品 Trapeze 时,另一个演示者是 Mike Slade,当时他是 Excel 的产品经理。那时候年轻的我认为他只是一个做推销的无名小卒(谁没年少轻狂过对吧)。但是后来他创办了 ESPN,加入过苹果担任各种领导角色,他还是乔布斯的好友,并且还创立了自己的 VC 机构。

但到现在我还只是一个程序员。现在谁是无名小卒?我都怀疑自己能不能退休了。谢天谢地现在我还能做东西(一位前经理雇了我去做他知道我能做的事情),但是我也就只能是这个样子了。

作为一个有将近 35 年经验的程序员,值得欣慰的是我现在还能做东西,还能找到乐趣,这些年还能做一些令人惊艳的东西。但我还是对没有直面当领导的挑战感到后悔。从某种程度来说变成是容易的选择。由于我曾经一度离在网络时代弄潮那么的近,甚至还有机会回到乔布斯身边,并且当时也曾有过领导经验,我本来可以成为任何想成为的人。

所以是的,我后悔没有做出那个选择,后悔没有看到它本该可以引领我去到哪里,但我也可能会失去写代码所带来的所有乐趣,体会不到那些让人精神枯竭的工作完成后修复任何东西带来的成就感。

我站在岔路口时选了一条走的人少的路。可能现在我意识到为什么了。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