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网涨价论文贵 北大吃不消

摘要

近日,北京大学官网发布了“中国知网”即将停用的通知,并指出由于数据库商涨价过高,北大图书馆正在全力与对方进行续订谈判。

稿源:法制晚报

近日,北京大学官网发布了“中国知网”即将停用的通知,并指出由于数据库商涨价过高,北大图书馆正在全力与对方进行续订谈判。在续订谈判没有结束前,北大图书馆所订购“中国知网”系列数据库的访问服务不会中断。此事引起了在校师生的关注和热议。据了解,中国知网(以下简称知网)从1999年建立至今,作为国内知名度与论文载量均排在前列的中文数据库,一直位列国内各大高校图书馆的数据库名单中。

但近几年知网的大幅涨价让很多学校吃不消,国内不少高校都因涨价问题停用过知网。

对此,知网负责人表示,他们没有对任何一家高校停止过服务,并称涨价让一些高校一时接受不了,他表示可以与高校协商。并提到这几年版权意识提高,好的期刊资源价格也上涨了等原因,导致价格上涨。

事件 知网涨价 北大或将暂停续订

“图书馆订购的‘中国期刊网’(中国知网)系列数据库2015年合同期已到,由于数据库商涨价过高,图书馆目前正在全力与对方进行2016年的续订谈判,上一年度合同截止到2016年3月31日,期满后数据库商随时可能中断北大的访问服务。”3月31日,北京大学官网上贴出知网即将停用的通知,引起了很多关注和热议。

知网作为国内知名的中文数据库,学生和教师大都习惯使用知网查阅资料。此次,北大或将停用知网给大学的师生带来不少困扰。

“知网如果停用,论文就没法写了。”北京大学研究生小江实习结束回校准备写论文,听说了北大图书馆将停用知网的消息。他趁着学校还没停用,到图书馆下载了与论文相关的文献资料。

“在写论文时,需要参考大量的资料,而知网的资料相对来说都是比较新的,而且资料也很全,平时交论文作业也都是用知网。”小江说,知网停用可能会影响自己毕业论文的完成进度。

北京大学大四学生小陈则认为知网的停用并不会影响他的毕业论文写作,“除了知网,还有北大图书馆,还有其他的数据库资源可利用,比如维普、读秀、百度学术等等,况且图书馆的一些新的期刊和杂志也可以查阅。”

此外,小陈还向记者介绍了通过国家图书馆官网下载知网资料的方法。“只要办理国图的会员卡,在国图首页点击读者门户登录注册,登录之后点击电子期刊,就可以在家下载知网论文了。”

北大图书馆也在其官网附上了十余家其他资料库的网址,其中包括维普、万方、中国科技论文网、国家哲学社会科学学术期刊数据库等资料库。北大图书馆官网通知指出,如果届时不能访问中国知网的系列数据库,请选择访问图书馆订购的其他同类型数据库、开放获取的数据库以及本馆购买的纸质资源。

追访 知网每年以10%幅度涨价

据了解,知网涨价的幅度每年都在10%以上,这样高的涨幅使知网在高校停用现象频繁出现。不仅北大停用知网,在山东、云南、湖北、安徽、河北等地,很多高校都出现过停用知网又再次重启的情况。

2016年1月,武汉理工大学发布了知网停用的通知。武汉理工大学对此解释:“由于续订价格涨价离谱,我校与中国知网公司的谈判非常艰难,虽然中国知网数据库的全文下载暂停了,给读者带来不便,但是维护学校权益的谈判同样重要,学校将及时跟踪谈判进展,及时通告谈判结果。”

此外,武汉理工大学图书馆称,2000年以来CNKI公司对该校的报价,每年涨幅都超过10%,特别是2012年涨幅高达24.36%,从2010年到2016年的报价涨幅为132.86%,年平均涨幅为18.98%。

但在1月22日,武汉理工大学又重新订购并恢复开通中国知网数据。

此外,河北石家庄市某高校图书馆在4年前也停用过两年知网,该校图书馆李馆长表示,知网每年都在以10%的涨幅向学校报价,且所报价格均是“死数”,没有一点谈判的余地。

“维普和万方的数据库价格都只是知网的零头,学校购买十年维普数据库使用权的费用还没有知网一年的高。”李馆长说。

回应 资源独家且成本提高导致涨价

针对北大暂停知网服务及多家高校反映的定价过高问题,昨天下午,记者致电中国知网,其工作人员以不了解事件详情为由拒绝了记者采访。

此前,中国知网总部相关部门负责人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他们并没有对任何一家高校停止过服务,看到北大的声明才了解到这一消息。

除此之外,对于涨价的原因,知网的负责人称,知网作为高校的服务商,也是期刊资源的采购方,因很多资源都是独家的,还有很多高成本的外文资料,就导致了资源成本比较高。加上这几年人们的版权意识也在不断提高,好的期刊资源价格也上涨了。该负责人同时表示,涨价让一些高校一时可能接受不了,他们表示理解,同时可以与高校之间进行协商。

观点 花钱买知识产权是未来的趋势

知网通过数据库的方式向有使用需求的人去授权,其运营的是一种版权的资源,同时也收取相应的费用。但就其连年涨价一事,北京大学中国社会科学调查中心陈老师认为,“现在论文收费大家可能不太习惯,但是慢慢会习惯的。”陈老师说,未来花钱买知识产权是一个趋势,大家还是会愿意花钱买知识。

中国政法大学知识产权中心特约研究员赵占领认为,中国知网如果没有拒售商品或以非正当理由对不同的交易对象差异定价,就暂不涉及违法行为。但若过度滥用市场支配地位,限制其他同行发展,工商部门也可介入调查。

赵占领表示,学术期刊有自身的生存压力,费用成本可能需要国家财政的支持。如果要建立更多的公益数据库,还需付出更多的努力。

截至记者发稿,北京大学还未公布与中国知网的谈判结果。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