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前天难打车 滴滴和优步司机在搞大罢工?

摘要

前天在北京叫滴滴快车和人民优步,比往常都要更难一些。但似乎并没有太多人意识到是为什么。像往常一样,开滴滴快车的蒋师傅从早上6点半开始去接早高峰的 订单。但不同寻常的是,昨天早高峰期间他接到了十来单,而平常只能接到七八单。“因为那会儿出车的滴滴司机就少了。”他对《第一财经周刊》说。

前天在北京叫滴滴快车和人民优步,比往常都要更难一些。但似乎并没有太多人意识到是为什么。像往常一样,开滴滴快车的蒋师傅从早上6点半开始去接早高峰的 订单。但不同寻常的是,昨天早高峰期间他接到了十来单,而平常只能接到七八单。“因为那会儿出车的滴滴司机就少了。”他对《第一财经周刊》说。跟以往不同 第二件事是,到了早上10点,他关掉了滴滴的司机端App,回家了。他响应了滴滴快车司机们联合罢工的号召。

1 乘客

陶伟鹏早上9点20从惠新东街叫了Uber,平时早上1.2左右的溢价,今天早上1.9倍,而且等了七八分钟。中午1点半他叫车还是1.5倍溢价,但平时这个时段几乎没有溢价。“不正常,就应该是车很少。”

我也感受到了异样。昨天中午12点时,我从甜水园叫滴滴快车,不仅要付1.8倍的车费,而且等了五分钟也没人接单。决定放弃、转头叫人民优步后,滴滴司机才和优步司机几乎同时给我打来了电话。

“派单超过88秒就很不正常了,”干了近一年滴滴快车,以此为职业的蒋师傅说,滴滴设定88秒“慢必赔”的标准,原本就是因为通常不会等这么长时间

1460814523-8237-a9b4f526c648bdd.jpg-600x600

不过昨天的情况,88秒的慢必赔2元券真是太容易到手了。

来接我的滴滴师傅也正纳闷。他接到了滴滴的通知,这天去掉了拿接单奖励的所有门槛。而以往,像他这样兼职干干、有空才拉的司机,经常因为前一天没拉活儿、或者拉活儿太少,达不到拿奖励的标准。而且非高峰期也有1.2倍的奖励。

“你知道滴滴快车司机今天罢工吗?”我问他。“不知道,”他说,他跟以此为生的人不打交道,“但是很有可能。”他在金融行业工作,琢磨过快车司机的收入:现在平均跑一公里,刨去成本,挣5毛钱,而一般一个司机干上一整天也就跑300公里,相当于一个月收入大概是4500块。

他动了动下巴,示意我看旁边的一辆出租车,说:“现在快车司机(的收入和工作时长)不就跟他们差不多吗?”

2 司机

引发这场司机群里号称是“万人大罢工”的原因,正是因为收入的急剧减少。这让快车司机们在心理上感到巨大失衡。

四五天前,蒋师傅在一个一百多人的滴滴司机微信群里,看到了让大家在周五罢工一天的号召。这个号召里说,“选在周五是因为这一天用车量最大,这一天的这一个时间最堵!”“我们司机确实没有改变倍数的权利,但是我们相信平台这样压榨,我们就有每周五都让你在晚高峰瘫痪一天的能力吧?记住是谁成就了你们易到、滴滴和uber!忘恩负义的东西!”

这份号召里说,这次“万人罢工”是由北京大型租赁公司和大型微信司机交流群群主共同组织的,诉求是“拒绝低价劳动力,反对高佣金抽成。”

北京万人司机联名倡议微信

蒋师傅的第一反应就是要响应这个罢工号召。平常跟他一块儿趴活儿的其他司机,也都说要罢工。这些司机加入其他司机微信群里,大家也都看到了罢工号召。

Uber北京的司机也收到了这份罢工号召。一名张姓Uber司机对《第一财经周刊》说,他加了4个Uber司机QQ群,总共有1000多人,“大部分都说要积极响应。”

蒋师傅去年5月,被一家汽车租赁公司的人说动,带着一辆8万块的车加入了滴滴。他发现,滴滴的活儿真是挺好干的,单子多、补贴高,他一个月能挣一万多。之前,他拉了六七年的黑活儿,还有辆金杯车来接些拉货的活儿,一年能挣十多万。去年年底,他把因为干滴滴而闲置了的半年的金杯车也卖掉了。

但事情急转直下。

去年他刚干时,滴滴给全天2倍奖励。到了今年年后,改成了早高峰2倍奖励,晚高峰1.8倍。之后一点点降,现在是早高峰1.5倍,晚高峰1.2倍。

对于订单数量的奖励也在减少。去年,一天拉够22单,奖励200元,现在奖励90元;去年,一天拉够12单,奖励100元,现在奖励40元。

“基本没法干了,”他说,现在他一个月收入四五千,比去年少了一半还多。

而我们询问的优步北京司机也称,自己最高见过4倍奖励,但现在也降低为早高峰1.7倍奖励,晚高峰无奖励。

让蒋师傅感到愤懑的是,四五千元月收入对应的是每天11到14小时、全月无休的工作时长。因为主要靠早晚高峰期的补贴挣钱,蒋师傅每天早上6点半准时出车,一直到晚上八九点收车。

滴滴的另一项奖励规则,促使他几乎一天都不愿休息。以每天拉500元车资为例:如果头一天没拉活儿,那么第二天就没有任何奖励,扣掉滴滴26%多的抽成,那么他能收到370元;如果头一天拉了一单,按照最低标准拿奖励,能到手四百多;拉够10单,才有正常奖励。因此即使是限号他也照常上工,滴滴会给他派五环外的活儿。

“滴滴就是牵着我们鼻子走。”他现在怀念起了自己拉黑活儿的日子,虽然挣得跟现在差不多,“但是干得少,人舒服啊。”但是他也清楚已经回不到过去了,乘客们已经习惯App叫车,不再打黑车了。

3 平台

人民优步把定价改为相当于出租车车费7折,是去年打车市场的关键事件。因为随后滴滴在5月追随了这个标准,上线了滴滴快车业务。

在北京,滴滴快车和人民优步是每公里1.5元,而出租车是2.3元每公里,而且起步价更高。在过去的闲聊中,司机们几乎都说,如果没有滴滴和Uber的补贴,如果不开低油耗的车,这个定价很难赚钱。这带来的一个疑问:如果有一天滴滴和优步不补贴了,这个生意还能持续下去吗?

这种低价服务带来了大量订单,也带来了大量亏损。中国优步市场份额从年初的2%上涨到35%。但这家公司在中国亏损了10亿美元。

滴滴去年年底号称自己已经盈利。但是在今年在今年1月的一个发布会上,Uber CEO卡拉尼克回答《第一财经周刊》怎么看待滴滴的这个说法时,说他估计滴滴一年要花40亿美元补贴。

1460814523-4219-385c009dbdc7d6d.jpg-600x600

根据滴滴CEO柳青展示的滴滴数据,滴滴已经成长为一个巨型平台。

司机们也并不都是老实人。这些平台除了给出正常补贴外,还得为刷单之类的非正常状况买单。在淘宝上,曾经能搜出一堆买假账号,以及业内叫“扎针”的刷单服务。上个月,杭州公安还逮捕了有5000个Uber账户、靠刷单获利的两名男子。我曾遇到过一个司机,他靠自己两个司机端账户、两个手机相互下虚假订单,以及要求乘客额外帮忙多下一单,来赚两份补贴,他说自己月收入超过2万。

在补贴的刺激下,越来越多司机加入了滴滴和Uber。蒋师傅去年5月加入滴滴快车时,发现自己的号码已经是第7万多名了。他当时还推荐了不少自己的亲朋好友加入滴滴快车,还有人为此专门买了车。他猜测说,“现在北京把兼职的全都算上,可能能有十几二十万人?”

滴滴和优步都未透露自己在北京的司机人数。但司机的数量无疑在增加,平台的控制力也在急速变大。

补贴总是要停的,花出去的钱总是要赚回来的。滴滴称自己在北京有90%的市场份额。它很早就开始抽成。而优步虽然晚一点,但现在收取20%的提成了。

在这种转换中,司机遭受的损失经常化为罢工和抗议。在美国,Uber司机进行抗议和罢工的数量可不止一次了。美国司机们跟北京司机们的愤怒感受也很相似:他们也说Uber过河拆桥,司机人微言轻。

一旦停止补贴,司机怎么赚钱?一个可能的办法是,靠乘客在难以叫车时支付成倍的车费,来填补这个缺口。一名司机的个人观察是,现在滴滴在三里屯地区派单时仅就近派单,不向远处调度,“憋乘客一会儿,你们就愿意加价了。”

这位司机的个人观察未能得到滴滴的证实。当《第一财经周刊》向滴滴提出关于罢工的问题时,滴滴公关部称自己仅能给一份统一的声明。

4 扎针

在这份统一声明中,滴滴称,“北京有少数快车司机因刷单被处罚或者其他原因对平台产生误解和不满,进而诉诸于一些较为不理智的手段,并且通过微信群、短信等手段强行要求甚至威胁其他正常运营的司机也参与其组织的行动,以乘客身份下单并恶意取消,一星投诉等方式(口语称“打针”)表达不满情绪。”

下午4点,我在东直门下了第二个订单,依然要支付1.5倍的车费,但滴滴主动给了我打了个8折。

1460814523-4639-3208de8576bffd3.jpg-600x600

支付1.5倍的车费,又以8折券抵扣。

来接我的司机知道罢工这事儿,但是因为他才刚干了十多天,没有加入任何租赁公司,没有被鼓动起来。而且,到那会儿为止,他接的10个订单里,有4个是虚假订单。他估计就是罢工司机为了捣乱而下的。

他路上遇到了另一个滴滴快车司机,对方说自己已经接到了十来个假订单。

流传的罢工倡议中写道,“要有一意孤行继续上线的师傅可别怪兄弟们无情,骂他(她)八辈祖宗,扎针,打一星,写差评,非要扎得你们遍体鳞伤。”

早上十点左右,这名司机看到滴滴的司机端就发了一条消息,表示今天所有取消订单的滴滴都认可,成单率都算作是100%。而以往滴滴要求至少70%的成单率。接我前,这名司机还取消了一个真实订单,因为嫌对方目的地不好,“反正今天取消订单都不算的。”

关于扎针,司机群里传开了这么一段话:“大家继续扎针!早高峰扎针6–10点共计扎针2748685,针劝退42882司机,扎废8529位司机(铁逼成单率不够)。本次4.15活动,社会各界专车司机空前团结!气氛十分高涨!成绩斐然!”

滴滴目前仅有的一份官方回应里称,“滴滴平台正积极和合法诉求的司机进行沟通……同时我们也会严厉处罚有恶意行为的司机,我们也提请注意,上述部分司机的行为已触犯法律,我们正在收集证据并提交警方。”

跟Uber司机在美国罢工时有人聚集在Uber门口抗议、写反对标牌的做法不同。这次北京罢工,没有人在滴滴公司门口抗议,没有人联络媒体媒体对此的报道,常常是源于乘车时遇到了吐露要罢工信息的司机。北京专车司机们的这次罢工还显得粗暴和缺乏经验。

到目前为止,尚不知晓这次罢工究竟有多少司机加入,不知道下周五是否还会发生。微博上少有人讨论此事,我的同事晚上6点在大望路打滴滴去机场时,依然有6名司机抢单。当我在自己的朋友圈里询问时,有几个人说自己今天打车要加价,“就像是中学狂追你的男生忽然变得高冷了”。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