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文:我是一个线程

摘要

我是一个线程,我一出生就被编了个号: 0×3704,然后被领到一个昏暗的屋子里, 这里我发现了很多和我一模一样的同伴。

来自:码农翻身

作者:IBM 刘欣

我是一个线程,我一出生就被编了个号: 0×3704,然后被领到一个昏暗的屋子里, 这里我发现了很多和我一模一样的同伴。

我身边的同伴0×6900 待的时间比较长, 他带着沧桑的口气对我说:

“我们线程的宿命就是处理包裹。把包裹处理完以后还得马上回到这里,否则可能永远回不来了。”

我一脸懵懂,包裹,什么包裹?

“不要着急,马上你就会明白了, 我们这里是不养闲人的。”

果然,没多久,屋子的门开了, 一个面貌凶恶的家伙吼道:

“0×3704 ,出来!”

我一出来就被塞了一个沉甸甸的包裹,上面还有附带着一个写满了操作步骤的纸。

“快去,把这个包裹处理了。”

“去哪儿处理?”

“跟着指示走, 先到就绪车间”

果然,地上有指示箭头,跟着它来到了一间明亮的大屋子,这里已经有不少线程了, 大家都很紧张,好像时刻准备着往前冲。

我刚一进来,就听见广播说:“0×3704,进入车间”

我赶紧往前走, 身后很多人议论说:

”他太幸运了, 刚进入就绪状态就能运行”

“是不是有关系?”

“不是,你看人家的优先级多高啊, 唉~”

前边就是车间, 这里简直是太美了, 怪不得老线程总是唠叨着说:要是能一直待在这里就好了。

这里空间大,视野好,空气清新,鸟语花香,还有很多从来没见过的人,像服务员一样等着为我服务。

他们也都有编号, 更重要的是每个人还有个标签,上面写着:硬盘,数据库内存,网卡...

我现在理解不了,看看操作步骤吧:

第一步:从包裹中取出参数

打开包裹, 里边有个 HttpRequest 对象,可以取到 userName, password 两个参数。

第二步:执行登录操作

奥,原来是有人要登录啊,我把 userName/password 交给数据库服务员,他拿着数据, 慢腾腾的走了。

他怎么这么慢?不过我是不是正好可以在车间里多待一会儿? 反正也没法执行第三步。

就在这时,车间里的广播响了: 

“0×3704,我是 CPU,记住你正在执行的步骤,马上带包裹离开”

我慢腾腾的开始收拾。。。

“快点, 别的线程马上就要进来了”

离开这个车间, 又来到一个大屋子,这里很多线程慢腾腾的在喝,打牌。

“哥们,你们没事干了?”

“你新来的吧,你不知道我在等数据库服务员给我数据啊,据说他们比我们慢好几十万倍, 在这里好好歇吧”

“啊? 这么慢? 我这里有人在登录系统, 能等这么长时间吗”

“放心,你没听说过人间一天,CPU 一年吗, 我们这里是用纳秒,毫秒计时的,人间等待一秒,相当于我们好几天呢,来的及”

干脆睡一会吧 , 不知道过了多久 ,大喇叭又开始广播了:

“0×3704, 你的数据来了,快去执行”

我转身就往 CPU 车间跑,发现这里的们只出不进!

后面传来阵阵哄笑声:

“果然是新人,不知道还得去就绪车间等”

于是赶紧到就绪车间,这次没有那么好运了,等了好久才被再次叫进 CPU 车间。

在等待的时候, 我听见有人小声议论:

“听说了吗,最近有个线程被 kill 掉了”

“为啥啊?”

“这家伙赖在 CPU 车间不走,把 CPU 利用率一直搞成 100%,后来就被 kill 掉了”

“Kill 掉以后弄哪儿去了”

“可能被垃圾回收了吧”

我心里打了个寒噤 , 赶紧接着处理,收下的动作块多了,第二步登录成功了。

第三步:构建登录成功后的主页

这一步有点费时间, 因为有很多 HTML 需要处理, 不知道代码谁写的,处理起来很烦人。

我正在紧张的制作 HTM 呢, CPU 有开始叫了:

“0×3704,我是 CPU,记住你正在执行的步骤,马上带包裹离开”

“为啥啊”

“每个线程只能在 CPU 上运行一段时间,到了时间就得让别人用了,你去就绪车间待着, 等着叫你吧”

就这样, 我一直在“就绪-运行”这两个状态,不知道轮转了多少次,终于安装步骤清单把工作做完了。

最后顺利的把包含 HTML 的包裹发了回去。

至于登录以后干什么事儿 ,我就不管了。

马上就要回到我那昏暗的房间了,真有点舍不得这里。

不过相对于有些线程, 我还是幸运的, 他们运行完以后就彻底的销毁了,而我还活着!

回到了小黑屋, 老线程0×6900 问:

“怎么样?第一天有什么感觉?”

“我们的世界规则很复杂,首先你不知道什么时候会被挑中执行;第二,在执行的过程中随时可能被打断,让出 CPU 车间;第三,一旦出现硬盘,数据库这样耗时的操作也得让出 CPU,去等待;第四,就是数据来了,你也不一定马上执行,还得等着 CPU 挑选”

“小伙子理解的不错啊”

“我不明白为什么很多线程都执行完就死了, 为什么咱们还活着?”

“你还不知道,长生不老是我们的特权,我们这里有个正式的名称,叫做线程池!”

平淡的日子就这么一天天过去,作为一个线程,我每天的生活都是取包裹,处理包裹,然后回到我们昏暗的家:线程池。

有一天我回来的时候,听到有个兄弟说,今天要好好休息下,明天就是最疯狂的一天。

我看了一眼日历,明天是 11 月 11 号。

果然,零点刚过,不知道那些人类怎么了,疯狂的投递包裹,为了应付蜂拥而至的海量包裹,线程池里没有一个人能闲下来,全部出去处理包裹,CPU 车间利用率超高,硬盘在嗡嗡转,网卡疯狂的闪,即便如此,还是处理不完,堆积如山。

我们也没有办法,实在是太多太多了,这些包裹中大部分都是浏览页面,下订单,买,买,买。

不知道过了多久,包裹山终于慢慢的消失了。

终于能够喘口气, 我想我永远都不会忘记这一天。

通过这个事件,我明白了我所处的世界:这是一个电子商务的网站

我每天的工作就是处理用户的登录,浏览, 购物车,下单,付款。

我问线程池的元老0×6900:“我们要工作到什么时候?”

“要一直等到系统重启的那一刻”,0×6900 说。

“那你经历过系统重启吗?”

“怎么可能?系统重启就是我们的死亡时刻, 也就是世界末日,一旦重启,整个线程池全部销毁,时间和空间全部消失,一切从头再来”

“那什么时候会重启?”

“这就不好说了,好好享受眼前的生活吧…..”

其实生活丰富多彩,我最喜欢的包裹是上传图片,由于网络慢,所以能在就绪车间,CPU 车间待很长很长时间,可以认识很多好玩的线程。

比如说上次认识了 memecached 线程,他给我说通过他缓存了很多的用户数据, 还是分布式的! 很多机器上都有!

我说怪不得后来的登录操作快了那么多, 原来是不再从数据库取数据了你那里就有啊,哎,对了,你是分布式的,你去过别的机器没有?

他说怎么可能,我每次也只能通过网络往那个机器发送一个 GET, PUT 命令才存取数据而已,别的一概不知。

再比如说上次在等待的时候遇到了数据库连接的线程,我才知道它他那里也是一个连接池,和我们线程池几乎一模一样。

他说有些包裹太变态了,竟然查看一年的订单数据,简直把我累死了。

我说拉倒吧你,你那是纯数据,你把数据传给我以后,我还得组装成 HTML,工作量不知道比你大多少倍。

他说一定你要和 memecached 搞好关系,直接从他那儿拿数据,尽量少直接调用数据库,我们 JDBC connection 也能活的轻松点。

我说好啊好啊,关键是你得提前把数据搞到缓存啊,要不然我先问一遍缓存,没有数据,我这不还得找你吗?

生活就是这样,如果你自己不找点乐子,还有什么意思?

有一天我遇到一个可怕的事情, 差一点死在外边,回不了线程池了……

其实这次遇险我应该能够预想到才对, 太大意了。

前几天我处理过一些从 http 发来的存款和取款的包裹,老线程0×6900 特意嘱咐我:

“处理这些包裹的时候要特别小心,你得一定要先获得一把锁,在对账户存款或者取款的时候一定要把账户给锁住,要不然别的线程就会在你等待的时候趁虚而入,搞破坏,我年轻那会儿很毛糙,就捅了篓子”

为了“恐吓”我,好心的0×6900 还给了我两个表格:

1、没有加锁的情况  

1460968257-1223-20160417212318926-1501756055

2、加锁的情况

1460968257-2506-2-20160417212318582-40364811

我看的胆颤心惊, 原来不加锁会带来这么严重的事故。

从此以后看到存款,取款的包裹就倍加小心,还好,没有出过事故。

今天我收到的一个包裹是转账,从某著名演员的账号给某著名导演赚钱,具体是谁我就不透漏了,数额可真是不小。

我按照老线程的吩咐,肯定要加锁啊,先对著名演员账号加锁,在对著名导演账号加锁。

可我万万没想到的是,还有一个线程,对,就是0×7954,竟然同时在从这个导演到往这个演员转账。

于是乎,就出现了这么个情况:

  

1460968257-2068-20160417212318566-234029584

刚开始我还不知道什么情况,一直坐在等待车间傻等,可是等的时间太长了,长达几十秒!我可从来没有经历过这样的事件。

这时候我就看到了线程0×7954,他悠闲的坐在那里喝咖啡,我和他聊了起来:

“哥们,我看你已经喝了 8 杯咖啡了,怎么还不去干活?”

“你不喝了 9 杯了吗?” 0×7954 回敬到。

“我在等一个锁, 不知道哪个孙子一直不释放”

“我也在等锁啊,我要是知道哪个孙子不释放锁我非揍死他不可 ” 0×7954 毫不示弱。

我偷偷的看了一眼,这家伙怀里不就抱着我正在等的某导演的锁嘛?

很明显,0×7954 也发现了我正抱着他正在等待的锁。

很快我们两个就吵了起来,互不相让:

“把你的锁先给我,让我先做完”

“不行,从来都是做完工作才释放锁,现在绝对不能给你”

从争吵到打起来,就那么几秒钟的事儿。

更重要的是,我们俩不仅仅持有这个著名导演和演员的锁,还有很多其他的锁,导致等待的线程越来越多,围观的人们把屋子都挤满了。

最后事情真的闹大了,我从来没见过的终极大 Boss“操作系统”也来了。

大 Boss 毕竟是见多识广,他看了一眼,哼了一声,很不屑的说:

“又出现死锁了”

“你们俩要 Kill 掉一个, 来吧,过来抽签”

这一下子把我给吓尿了,这么严重啊!

我战战兢兢的抽了签,打开一看,是个”活”字。

唉,小命终于保住了。

可怜的0×7954 被迫交出了所有的资源以后,很不幸的被 kill 掉,消失了。

我拿到了导演的锁,可以开始干活了。

大 Boss 操作系统如一阵风似的消失了,身后只传来他的声音:

“记住, 我们这里导演>演员,无论认识情况都要先获得导演的锁”

由于不仅仅是只有导演和演员,还有很多其他人,Boss 留下了一个表格,里边是个算法,用来计算资源的大小,计算出来以后,永远按照从大到小的方式来获得锁:

1460968257-3515-20160417212318645-1360789317

1460968257-1768-20160417212319629-630914285

我回到线程池,大家都知道了我的历险,围着我问个不停。

凶神恶煞的线程调度员把大 Boss 的算法贴到了墙上。

每天早上,我们都得像无节操的房屋中介,美容美发店的服务员一样,站在门口,像被耍猴一样大声背诵:

“多个资源加锁要牢记,一定要按 Boss 的算法比大小,然后从最大的开始加锁”

又过了很多天,我和其他线程们发现了一个奇怪的事情:包裹的处理越来越简单。不管任何包裹,不管是登录, 浏览,存钱….. 处理的步骤都是一样的,返回一个固定的 html 页面。

有一次我偷偷的看了一眼,上面写着:

“本系统将于今晚 00:00 至 4:00 进行维护升级, 给你带来的不便我们深感抱歉”

我去告诉了老线程0×6904,他叹了一口气说:

“唉,我们的生命也到头了,看来马上就要重启系统,我们就要消失了,再见吧兄弟。”

系统重启的那一刻终于到来了。

我看到屋子里的东西一个个的不见了,等待车间,就绪车间,甚至 CPU 车间都慢慢的消失了。

我身边的线程兄弟也越来越少,最后只剩我自己了。

我在空旷的原野上大喊:还有人吗?

无人应答。

我们这一代线程池完成了使命。

下一代线程池将很快重生。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