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新年献词:世界只有一个互联网

原标题:cnBeta.COM 2016 新年献词:世界只有一个互联网

来源: cnbeta网站

中国想要的不是断开国际互联网,建造一个“中国特色的互联网”,而是在一个全球一体的互联网当中,去争夺自己的话语权。中国人最懂得闭关锁国是什么滋味,也最珍惜和平安宁的局面。我们必须坚信,开放的大门一旦打开,就不会再关上;我们也必须尽每个人的微小的力量,去力保开放的进程不会逆转。

2016新年献词:世界只有一个互联网

各位亲爱的访客朋友:新年好!

2015年,第二届“世界互联网大会”的开会时间挪到了年底,而这次会议的规格全面提升,已经成为一个全国性宣示的重要时刻。当天上午,全国所有上星的卫视频道都中断了自己节目的正常播出,而转播央视一套的开幕式直播。这种规格极其罕见,只有在重大活动才会采用。

这次世界互联网大会的主题是“互联互通、共享共治,共建网络空间命运共同体”。其中的“共治”,相当于说是各国为本国的网络设定边界,加强以司法管辖区为界的网络分区管理,解决网上法律适用问题的争议。因此相对互联网萌芽时期的“无政府状态”,自由程度必然会下降不少,然而这依然比最坏的情况好太多。中国提出让包括自己在内的各国管理者,都更积极参与现有的互联网,前提就是所有的政府都必须承认世界只有一个互联网的现实,而不是各自分裂。

这其实是一项非常重大的理论进步,因为这个口号和背后的思想,并没有反对互联网“互联互通”的核心价值。中国想要的不是断开国际互联网,建造一个“中国特色的互联网”,而是在一个全球一体的互联网当中,去争夺自己的话语权。

2016新年献词:世界只有一个互联网

世界只有一个邮政网的幻灭

“世界只有一个互联网”是现状,但它绝非天经地义,不言自明。全球只有一个的网络要想分裂成几块,根本就不是什么难事。倒不如说,它以前就发生过。

10月9日是世界邮政日,1997-2000连续3年邮政日的主题都是世界只有一个邮政网。在90年代末期的邮政网络是不可替代的,就像现在的互联网一样。当时,桐庐和上海的商人们还没有走出来,创建中国的民营快递业务;而在“72小时网络生存测试”发起前后,1997年中国只有30万台电脑和60余万人上网。

在这种情况下,强调邮政网络的统一不分裂,是保证你的消息和货物能送到其他地方的前提。然而,只过了十几年时间,邮政的两项社会职能便被大规模地分解。首先,全民进入移动通信时代,电信替代了邮政的通信职能。然后,EMS所承担的快递业务,被民营物流大量的挤占。现状就是,中国早已不是只有一个邮政网,而是分裂成很多个互相不通的网络,每一个都试图自己覆盖全国。

与此同时,美国邮政正逐年亏损,营业网点不断萎缩;而日本更是早早实现了邮政业务私有化。因为中国将邮政视为关系国计民生的公共服务,所以大家才会对于只有一个邮政网觉得是天经地义的。而在1997年,万国邮联早已嗅出了危机的味道,这也是为什么会设定这样口号的原因。

1997年,在《现代通信》杂志上,国家邮政总局的苗永春撰文表示,“一个技术进步,网络发达,管理先进,世界上最大最密集的实物传递网,无论过去,现在,还是将来,对促进经济发展和社会进步,都具有不可替代的重要作用。”而到了2009年的邮政日,国家邮政局行业管理司司长达瓦对央视记者解释说,无论是从资源市场,还是价格利润,邮政都不具备垄断特征。两相对比,表述已经天差地别。

2016新年献词:世界只有一个互联网

邮政两项基本职能的再次分流

中国正在逐渐赶上第三次科技革命之后最大的技术变革浪潮。位于深圳的大疆公司是世界上最先进和掌握核心技术的无人机公司之一。小米旗下的9号平衡车收购了电动平衡车的始祖Segway。中国在增强现实、3D打印、物联网、人工智能等构造未来生活蓝图的新技术方面,其实全都有走在国际前列的案例。

基于这些创新,而造成的邮政两项基础职能——传递无形信息和传递有形货物——的再次分流,将带来现有通信和物流行业的再一次格局改变。

实际上,再次革命的进程已经启动。通讯职能分担到民营企业,微信成为凌驾于所有运营商之上的一个“元”运营商。而物流的成本会逐渐降低,促使电商先是自建物流来替代大型物流网络,然后大量削减人力,甚至如“京东到家”般以点对点兼职来充当快递员。实体物流将更进一步,从民营分散到个人。

同时,邮政剩下的保障职能也逐渐被削弱。今年双11,农村淘宝已经辐射全国8000多个村庄,很多农民正在逐渐赶上外面的世界。反观邮政,此前一直在用马班邮路这样的道德模范“感动中国”,宣扬他们能够到常人所不能到的地方,保证大山沟和外面世界的联系。然而这种对于英雄典型的宣传,在新世纪显得是如此地不切实际。

中国已经宣布到2020年要消灭绝对贫困人口,做到精准扶贫、精准脱贫,贫困地区基本公共设施达到国家平均水平。这个目标当然不可能全都通过就地扶贫来实现。对于一些最偏远的,基本上没有什么希望修通道路和进行物流改造的地方来说,把人民搬迁到邻近的县城,将会是实现扶贫目标的唯一选择。这样一来,对邮政的实际要求和精神枷锁也都会减轻很多。

互联互通是针对电信运营商的要求

在人们生活离不开邮政的过去,“世界只有一个邮政网”,现在这个网络已经崩解。那么,互联网是否会遭受同样的命运呢?至少在现在看来,互联网分裂并不合适。

现在的互联网是由门户、即时通信、游戏、视频等多种服务提供商,才体现出巨大的价值。而这些技术,无不依赖于电信运营商提供的基础管道。如果管道封闭或者哪怕是部分封闭,那么在上面的所有服务都只能是空中楼阁。这就跟邮政网形成了本质的区别。

你看,快递除了EMS之外,当然可以有顺丰和四通一达,在国外也会有联邦快递和DHL。但是,这些快递服务并没有被勒令并入邮政,共享线下网点,交通工具,人员分配和用户资料。这些东西全都是各公司自己掌握,并且不互联互通也不会有任何问题。

实际上,这是因为所有邮政网络,实际上都从属于一个根本上的“运营商”——那就是我们脚踏的大地。所有快递网络都可以被视为是跑在地球这个“运营商”上面的“微信”。不管地上如何风云变幻,大地永远不自我树立围栏,硬是不让某家物流公司的员工在地上跑。

然而电信网络这个“大地”是存在分裂可能的。除了上面我提到的几个奇葩的“国家局域网”,在90年代末期直到2002-03年前后,电信运营商先是采用自己的网络标准,后来又改成在同一标准中设立内网,试图提供一些只有自己网络才能享受的内容。比如说,上瀛海威的用户看不到中经网的内容,美国在线的订户也不能访问微软MSN的内容。

逐渐的,中国从多个自有标准的运营商,过渡到电信统一的163拨号接入国际互联网,和169拨号接入国内专网。169是一个过渡性措施,随着中国分配到更多IP地址,解决了技术性问题,最终于2001年和163/Chinanet合并。

电信运营商起初倾向于内网化,最终却走向互联互通,一起来创造一个更大的互联网。这个我们熟知的网络使用一个统一的浏览器来访问,其他运营商的用户不需要切换到对方网络来访问对方的内容。这是人类天性和商业力量的胜利——在人们拥有“千里眼”和“顺风耳”之后,沟通成为自然而然的本能,推倒了任何人为设立的围墙。

共享共治是抵抗恐怖主义,增进全球认同的武器

融入开放的互联网的中国,在过去凭借网络革命的东风,取得了巨大的竞争力,并且只要坚定不移的继续开放,更好的开放和融入全球化的互联网,就能在未来取得更大的竞争力。任何隔绝于全球互联网的小型网络,在当代都会造成负面的影响。

比较轻微的影响是,在小型网络当中自己形成一些文化因子(meme,也称“媒因”),无法大规模地和全世界进行交流。上个月,大陆的网民们跑到蔡英文的Facebook上面去“洗版”,就说明了隔绝所能带来的影响是多么负面。世界人民基本享受不到占全球1/5的人口所产生的各种各样的奇闻轶事。中国的6亿网民当中有不少会英语,他们如果能够为全球的文化交流贡献经典内容,我们也不用每天都从海外的网站来搬运各种段子,而是让大家都来膜拜一下东方的智慧。

比较严重的影响则是,与互联网隔绝的“暗网”是违法犯罪的温床,甚至也是恐怖分子的最爱。需要非浏览器才能访问的P2P下载服务一直是盗版的一个重要手段。而包括“丝绸之路”等在内的各种“暗网”,其定义就是普通互联网用户无法访问的信息,自然有大量无法被世界各国法律规章所容的信息充斥其间。“暗网”甚至成为ISIS一样的极端组织在网上召集和宣传的工具。任何的通讯工具——甚至包括游戏内部的聊天系统——只要号称或实际上能够绕开现有的互联网管理机制,就一定会有恐怖分子乘虚而入。

在2015年一系列恐怖事件集中爆发之后,要求对互联网加强管理的呼声响彻东西半球,一些极右政党甚至在选举中前所未见的取得佳绩,普通人心中的天平,也从言论自由一端,开始向加强管制一端倾斜。此时此刻,在“共享共治”中倡导和强调“共治”,更容易获得全球跨意识形态的国家和人民的认可;而他们也可以反过来,在承认中国的治理需求同时,希望中国承认现有互联网格局和秩序,并在现有秩序之下寻求治理的突破。

一个世界,一个互联网:中国与世界相向而行

承认现有互联网格局和秩序,是中国想要主导未来互联网格局,构建互联网新秩序的基本前提。而想要融入世界,也不能剃头挑子一头热。中国强大的国力和日益增强的国际话语权,迫使网络建设发达的国家不得不正视中国的需求。而当现有秩序释放了足够的善意,中国的管理者就会有更多信心,投入到全球一体化的进程。

现代的域名系统,是将网站IP地址这一串数字映射到人类容易记忆的文字上面。国际通用和公认的域名管理机构ICANN总裁切哈德,也来到2015年世界互联网大会的现场。这家非盈利性国际组织的核心目标,是让由域名导向的无数网站构成的整个互联网,成为一个整体,而非割裂开来。

但是,在几年前ICANN宣布中文域名标准并开放注册之前,中国就有厂商推出了所谓的“中文上网”服务。在浏览器当中输入几个字,就可以访问指定网站。而后更加由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CNNIC推出了一个自己的“中文网址”业务。好在这类业务没有一个活到现在还成了气候。此类“中文网址”,有些是建构于ICANN域名系统,将中文域名跟实际的英文域名产生映射;而另外有些则是直接将中文关键字指向ip地址,绕过ICANN所掌管的域名体系。

如果中国扶植,比如说CNNIC的标准,新建一套所谓“自主知识产权”的“中文网址”系统,甚至于你在从境外进入中国国境之后,必须打中国自己的网址才能够进入网站——有没有想过,那又是一种怎样的情景?

比起那种可怕的局面,现在ICANN能够为中国的官方活动站台,以及美国逐步向ICANN移交IANA(域名归属权的分配和管理),都说明把部分根域名服务器安放到中国来,已经有了比以前更大的可能。

切哈德曾在接受新浪科技采访时表示,既然美国不再承担管理IANA这一独一无二的角色,那么意味着所有国家都可以加入其中,共同参与互联网治理。“中国政府也会享有同样的话语权,帮助ICANN来推进全球互联网事业的发展。而除了中国政府,中国企业、互联网公司,包括广大用户都需要参与其中。”他说道,“但是这是一个机会,也意味着责任。因为我们享受了互联网的好处,也需要参与互联网治理。”

这也使得ICANN有更充分的理由,改善与中国的合作关系。在今年ICANN伦敦大会上,切哈德和鲁炜会面。切哈德一直记得鲁炜说:“中国想要的是一个世界,一个互联网。”

“一个世界,一个互联网”——这是中国对世界的承诺和期待。中国人最懂得闭关锁国是什么滋味,也最珍惜和平安宁的局面。我们必须坚信,开放的大门一旦打开,就不会再关上;我们也必须尽每个人的微小的力量,去力保开放的进程不会逆转。关起门来称霸只能是夜郎自大,只有在全球一家的互联网里,中国和中国人的巨大力量才会充分发挥,中国才会走向自身的复兴,促成共同的繁荣。

cnBeta 祝各位访客2016新年进步!

LJ执笔    cnBeta.COM 编辑团队

2016.1.1

挥别2015,拥抱2016。李刚(www.iligang.cn)要真诚地祝福你新年快乐,祝福你向往美好,祝福你的新年,祝愿我们的梦想顺利实现。

发表评论

gravatar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当前评论:0条     其中:访客1条  博主0条

  1. avatar 哆啦A梦 1
    China 四川省成都市 电信

    博主新年好,希望本站越做越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