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网络租人平台:大二女生500元一天

摘要

房子买不起可以租房,汽车买不起可以租车,但是女朋友找不到的话……没错,可以租人。有一款社交软件,用户可以通过这样的平台将自己出租出去或租一个人,租约的内容扩展到“吃饭、喝咖啡、打游戏、健身、减压陪聊”等。

稿源:参考消息网

房子买不起可以租房,汽车买不起可以租车,但是女朋友找不到的话……没错,可以租人。有一款社交软件,用户可以通过这样的平台将自己出租出去或租一个人,租约的内容扩展到“吃饭、喝咖啡、打游戏、健身、减压陪聊”等。

年轻人的“租”心理

隐蔽而又略显神秘的“租人世界”,正在都市生活中一步步拓展边界。

与过去租个男(女)友回家应付双亲不同的是,当下的“租人”行为,更像是一次付费的交友过程,或者说是“有偿社交”。面对圈子狭窄、恋不易,一些年轻人通过这种方式,给生活增加一点新意和刺激。你可以在网上租个人跟你旅游、出席各种聚会、陪跑、爬山、打球……业务范围之广让人大开眼界。

“租人”的出现,是城市部分年轻人社交圈子狭隘化的一个表现,囿于生活的快节奏,看似活力四射的城市,其实并无多少社交平台,从业者下班后往往找不到合适途径结识新朋友。在这种背景下,“租人”应运而生,可以说是时代发展的产物。

1461911590-1792-a202521c8e6dcf8

揭秘网络租人平台:大二女生500元一天

然而,“租人”毕竟只是基于一种快餐式需求,其潜在的风险不可小视。其一,城市青年为何连找个朋友也要依靠网络,而不是选择生活中的渠道?这侧面反映出现实社交圈的狭小,而过分沉迷网上交友的结果,又会使现实社交圈愈加缩小,看似收获了一堆网络朋友,但由于金钱关系,不过是逢场作戏,实际价值不大。

其二,现实中的朋友圈知根知底,多少靠谱一些,而这些花钱“租”来的朋友,对其人品一无所知,如果“租”来一个别有图谋之人,谁来为安全兜底?

王雯姿是来自杭州的19岁大学生。她白天上课,但到了晚上,就会把自己“租给”陌生人——多为男性,租金每小时约15美元。她通过一种在社交网络与非法性服务之间“走钢丝”的手机app与客户们见面。(美国《外交政策》杂志)

武汉一高校大二女生,两个月前,在一家租人平台上以每天500元的租金把自己租了出去,两个月下来赚了数千元。女孩称,“主要是陪吃饭、看电影、打游戏,只要不突破底线,都可以。”

“租人”作为社交软件的分化,最早的雏形可能是2011年淘宝网站上有人租赁一个男友或女友在过年时期以应付家庭长辈的检查。2015年下半年开始,一些创业者通过微信公众号或开发App租人平台,用户可以通过这样的平台将自己出租出去或租一个人,租约的内容扩展到“吃饭、喝咖啡、打游戏、健身、减压陪聊”等。

那么租人行业如此火爆谁之过呢?第一,是利益。陪吃陪喝陪玩还可以赚钱!虽然有人说,我有钱还没地方花,还花钱请人家陪我吃喝!但现实的社会是,大多人工作两点一线,和陌生人接触的机会比较少。花钱的目的并不一定是请人家吃喝,只想认识朋友。那么出租自己的人呢,又能赚钱,又能打发无聊的时间。刚说到过,对90后,00后这些实在太普及了。

而且用租我这些APP的人是舍得花钱的!诱惑力在那里!谁能忍心不动!俗话说,没有谈不拢的买卖,只有价格合不合适!第二,社会的发展,在我国80后是属于最后一代吃苦的时代,他们能珍惜生活的点点滴滴。大多的人都是依靠自己的劳动白手起家。然而到了90后,00后。遍地是富二代,他们大多的人没有吃过苦,家里可以帮助他成长。自然也型成一种懒散的生活方式。

有钱的富二代,知道钱能解决事情。没钱的孩子也根本没有吃过70和80后那代的辛苦。他们总想一种能轻松又快速赚钱的办法!因此,租人行业完全的填补了这个年代的空缺。

1461911590-3285-3563afada1dfdf1

租人软件成为性交易平台?

网上一些专业租“男友、女友”的网站就被指暗藏大量卖淫信息,屡禁不止,如今又搭上时代特征出现在手机中。

记者在“闪电租人”和“来租我吧”微信公众号两个出租平台接触的10位女性出租者中,有4位愿意高价格提供性交易的服务,要价在每天2000-3000元不等,还有一位竟然是卖淫中介,介绍成功后要收取一定的中介费。

在中国,手机应用软件正在赚取大量流量与资金。争夺用户——特别是年轻人的竞争也变得越来越激烈。毫不奇怪,一些人将不惜一切代价来取得成功。这其中就包括有可能带来卖淫甚至强奸危险的手机应用软件。中国政府已经发起了旷日持久的行动打击网络色情。但像“快来租我”之类的移动平台的兴起表明,到目前为止这方面的成效仍然很有限。

揭秘网络租人平台:大二女生500元一天

“租人”活动不一定像听起来那么无害,一些平台常常用暗号来为自己的服务打广告,其隐含性服务的可能性。譬如说,一个名叫“出租女孩”的平台把自己的服务描述成“约会神器”,说用户可以“租一个人来陪你玩游戏、吃饭、唱卡拉OK,甚至是谈一场恋”。

今年4月,“快来租我”发起了一项名为“叫床”的新服务。这个词的含义是早晨叫醒某人——但它也意味着性行为中发出的呻吟声。广告是一个衣着暴露的女性,宣传词大意为:“不管叫得多尴尬,你无法再赖床。”

许多男性客户坚持说,他们使用这个租人平台是为了交友,没有别的意思。马先生是一位30岁的已婚男子,家住北京。他偶尔会使用“租人”平台,充当买方。他表示:“我主要在外出旅行的时候使用此类型平台。我能找到一些本地人来告诉我哪里好玩。”他说自己只与女性用户联系,但坚持说他的妻子知道这些情况。

能否干干净净地“租人”?

与许多约会网站一样,这些平台的客户大多为男性且通常为买家,所以给很多色情服务者提供了很多的受众。

北京中国政法大学教授、中国互联网管理问题专家朱巍表示,像“租人”之类的手机应用软件占据了一个合法的“灰色地带”。互联网法律问题专家赵占领律师表示,在网上出租服务是合法的,但“你不能出租自己的身体,作为交易对象”。他指出:“如果你租一个男朋友、女朋友、妓女或者情妇,这不是一个有效的合约。这是非法的。”问题的关键是如何判定在网络平台上发生的非法活动的责任

朱巍表示:“我们国家没有具体澄清网络平台的责任。国家的规定说,一旦发生问题,并且发现网络平台有意让这种情况发生,那么(网络平台)就有责任。但什么样的情况算是‘有意’呢?”

知名维权律师严义明表示,从法律角度说,这样的平台涉嫌容留他人卖淫罪中为他人卖淫提供场所的行为。但这样的平台又如同微信之类的第三方平台,查处的难度和力度往往打折扣。

从另一个角度说,个人不希望看到的是事后监管,极端情况是通过一些恶劣的刑事案件来推动立法,相关部门和平台应该提前做好工作。

正因为租人平台游走在法律的灰色地带,平台也极有可能成为犯罪的温床。目前租人平台的用户以年轻人为主,其中学生又占了相当一部分。一位黄浦区的女学生告诉记者,她在接单时会考虑对方要求陪同的项目,如果是吃饭唱歌看电影可以接受,而且她会尽量选择人流较大的公共场合,她认为安全性可以得到保证。

当然,租人不犯法,出租自己也不犯法。但是初衷是很美好的产物为何却被利益所驱动,这一点值得我们深思。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