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一家外卖平台资金链断裂宣布倒闭 创始人含泪写下告别信

摘要

4 月 29 日消息,就在五一假期来临的前一天,又一家 O2O 外卖平台大师之味宣布倒闭。该公司创始人兼 CEO 范新红含泪写下告别信,宣布项目正式停止。

1462011964-7056-2-20160429225506472-74363162

4 月 29 日消息,就在五一假期来临的前一天,又一家 O2O 外卖平台大师之味宣布倒闭。该公司创始人兼 CEO 范新红含泪写下告别信,宣布项目正式停止。

“我们已经没有能力去优化产品、导入流量、拓展配送站,当尝试拯救项目的所有努力都被证明失败之后,我们不得不选择放手。”

范新红说,原本有投资方找到他们想投资,然而,因为公司内部自己的原因导致融资破产。

直到倒闭,范新红仍然不认为大师之味在模式上有什么问题,“我们已经找到了最经济的配送模式,只要我们的产品组合再优化一下,再导入更多的流量,再拓展更多的众包配送站,我们就可以盈亏平衡、就可以盈利、就可以生存下去”他认为,倒闭是因为时间和资金没有站在公司这边。

“如果我们建立 30 个、50 个、100 个配送站,我们的交付将不再是瓶颈,如果我们再启动美食网红计划,导入更多的流量......然而这一切都只能是计划了,我们还没有实现盈利,我们的资金已经枯竭。”

今天早上,大师之味已经离职的新媒体运营专员在微信上问范新红,“范总我们是要发一条停止运营的公告吗”,后面附带的哭泣头像,范新红终于再也无法控制的泪流满面。

实际上,除了大师之味以外,今年以来已有多家外卖平台倒闭。就在 3 月,来自德国的外卖服务“外卖超人”宣布终止中国业务。

4 月 21 日消息,外卖卖 O2O 平台生活半径在微信公号宣布,将在 5 月 1 日暂停外卖 O2O 线上平台运营,关闭微信及 App 下单渠道,全力聚焦线下短距离即使配送服务。业务转型后,用户可在其他外卖平台继续使用生活半径配送服务。

在众多外卖平台业务停滞或倒闭以后,目前还活跃在一线的外卖平台主要包括饿了么、美团外卖和百度外卖,而这三家各自都与 BAT 中的一家或两家有着一定的股权关系。

  以下是范新红含泪写下的告别信全文:

我们已经找到了最经济的配送模式,只要我们的产品组合再优化一下,再导入更多的流量,再拓展更多的众包配送站,我们就可以盈亏平衡、就可以盈利、就可以生存下去,我们就可以把这个名师精品外卖模式真正建立起来,但最终时间和资金没有站在我们这边,我们已经没有能力去优化产品、导入流量、拓展配送站,当尝试拯救项目的所有努力都被证明失败之后,我们不得不选择放手。

回顾这一年来走过的历程,我和我的伙伴们从 idea 到 demo,到落地运行,从融资到快速发展、得到用户认可;我们曾经为了项目名字争论不休,曾经为了餐盒造型无数次往返包装厂,曾经为了产品标准化专人盯每一份餐的出品,曾经为暴增的订单发愁,加工方厨师集体罢工要求我们严格限量,曾经为了用户体验在每一个配送箱内放置暖水袋,曾经……

我们一群餐饮的门外汉,像升级打怪一样一关一关的往前打,冬天没有暖气的办公室,伙伴们穿着厚厚的棉衣办公,人手不足,就一个人兼市场、运营、客服、产品、配送员;我们曾经如此辛苦而快乐的一起战斗!

我们渴望有一个自己的中央厨房,那将是我们的加工中心、研发中心、用户体验馆和第一个大师主题餐厅,当 800 平干净整洁的中央厨房呈现在我们面前的时候,却成为了噩梦的开始。动不动停水,不是因为管道坏了,而是因为给物业小哥少送了一包烟,动不动停电,不是因为线路烧了,而是因为没有请工程部吃饭,餐品加工间被检查,不是因为食品卫生而是因为过节少备了两张卡......

我发现我们在踏入一个陌生熟悉的环境,并且这种不合逻辑却又符合逻辑的事情开始越来越多、层出不穷。直到有一天,房东通知我们房子要卖了,这距离我们接手还不到两个月,装修还未最后完成,卖房意味着我们购置的设备、装修、数十万的转让费总计一百万多万的投入都将化为乌有,所有的付出和努力都将前功尽弃。

我和我的合伙人,拿着不到原来二十分之一的工资,单位需要而家里有的东西就拿来用,节省着每一分钱的开销,却遭遇到自项目运行以来最大的损失,也成为对我们最致命的打击。

这时候摆在我面前的是要尽快完成三项任务:资金上要尽快完成新一轮融资、业务上要尽快找到新的加工方、模式上要尽快调整到位。

上天眷顾,有资本主动找到我们,这是一家创业有成的金融公司成立的初创基金,同为创业者,第一次与其老板见面就有知己之感,虽然估值不高,但无任何附加条件,甚至不需 DD,然而最终却因为我们内部原因擦肩而过。

业务上,我们也很快找到了更有实力的加工方,一切看似都很顺利,新的产品规划、更合理的产品组合,然而这一切都是设想,实际执行起来步履维艰;

模式上,我们很快在全北京市建立了 24 个众包配送站,覆盖范围、配送效率和配送成本都按照我们的预期在实现,如果我们建立 30 个、50 个、100 个配送站,我们的交付将不再是瓶颈,如果我们再启动美食网红计划,导入更多的流量......然而这一切都只能是计划了,我们还没有实现盈利,我们的资金已经枯竭。

我裁掉大部分人员,希望能够做最后的挣扎。

站在楼道里,我和我们的技术总监沟通离职的事情,他说范总,你不要有太多压力,谁也不是神仙,再找工作就是了;在咖啡馆里,我和我们的市场总监沟通离职的事情,他说范总,其实这一年,做市场、干物流、做产品,什么都干,我还是学到了很多;半夜和投资人通完电话,正式确认了项目停止的共识。在微信上我和我的美女合伙人说发条停止运营的公告吧,她说最后你写两句吧,亏了多少钱你算一下一起摊,我说说好的我来担;早上,我们已经离职的新媒体运营专员在微信上问我,范总我们是要发一条停止运营的公告吗,后面附带的哭泣头像,让我终于再也无法控制的泪流满面......

一年以来,辜负了多少人的信任与付出,辜负了多少用户的钟与支持;一年以来,多少次夜不能寐,多少次半夜惊醒;一年以来的欢笑、艰辛、卑劣、狗血,并肩战友、忠诚下属、无良员工、商业陷阱,各色人性浮现眼前。

一年以前,一位猎头朋友给我打电话推荐职位,我说我可能会创业,时隔一年,她又给我打了一个电话,我说我的项目要结束了,她说给你推荐职位吧,我说我先想想。

我有点累了,

我想陪陪孩子,

我女儿得了抽动症。

希望大家记得阳光万里,内心有爱,取悦自己,走到哪里都是鲜花开放。

——大师之味 CEO 范新红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