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滑膜肉瘤患者死亡”背后现莆田系 公司正招百度竞价专员

摘要

魏则西去世了,他爸爸通报死讯后,调查记者孔璞转载了魏则西在知乎上发表的这篇长答复,简而言之:这个 21 岁的年轻人出于对百度和部队三甲医院的信任,在罹患滑膜肉瘤这种罕见的癌症后,在武警北京总队第二医院尝试了一种号称与美国斯坦福大学合作的肿瘤生物免疫疗法,在借钱完成了治疗后出现肺部转移后才得知这种疗法并不靠谱。他回答的这个问题是“你认为人性最大的‘恶’是什么?”

本文转自微信公众号/有槽,作者/彭博商业周刊-詹涓

魏则西去世了,他爸爸通报死讯后,调查记者孔璞转载了魏则西在知乎上发表的这篇长答复,简而言之:这个 21 岁的年轻人出于对百度和部队三甲医院的信任,在罹患滑膜肉瘤这种罕见的癌症后,在武警北京总队第二医院尝试了一种号称与美国斯坦福大学合作的肿瘤生物免疫疗法,在借钱完成了治疗后出现肺部转移后才得知这种疗法并不靠谱。他回答的这个问题是“你认为人性最大的‘恶’是什么?”

1462112416-1959-2-20160501181516644-10660974

有中国特色的癌症免疫治疗?

魏则西去的这家医院,是北京武警二院肿瘤生物中心,所接受的是 DC-CIK 细胞免疫治疗,这是种已经被国外淘汰、但在中国非常红火的肿瘤免疫治疗。

首先要确认的是,生物免疫、免疫细胞疗法并不是“假”疗法,在世界多家医院和科研机构都有相关临床研究。治疗过程中,医生通过抽取患者的免疫细胞,在体外扩增和加工,并重新输回患者体内,从而达到提高患者免疫能力,抑制或预防肿瘤生长的目的。

不过,从研究结果来看,它的意义有多大就见仁见智了。虽然这种治疗从美国开始,但由于临床试验屡遭失败,在美国国立癌症研究院(NCI)的网站上检索,可以看到目前仅有两家机构在进行 CIK 细胞治疗研究。第一项研究在斯坦福进行。有槽(Dr-Venting)在 4 月 29 日下午电话采访了斯坦福医学院媒体关系部的 Becky Bach 女士,她表示,斯坦福医学院确实有一项 CIK 方面的研究,不过是将它作为治疗骨髓增殖性疾病或骨髓发育不良的辅助治疗手段。在肿瘤免疫治疗方面,斯坦福希望探索更新、更有效的疗法。此外,Bach 女士也澄清说,斯坦福并未与中国的任何一家医院从事细胞治疗方面的合作,当中包括北京武警二院,她不理解为什么该院在宣传中会强调是从该院引进技术,并承诺将与律师一起进一步调查。

1462112418-9446-20160501181516503-1679528673

但在中国就不是这么一回事了,在 Pubmed 医疗论文库中可以看到,虽然高质量的 DC-CIK 相关论文不多,但署名作者几乎清一色是中国人。

1462112418-3268-20160501181516582-1268353936

按照卫计委颁布的《首批允许临床应用的第三类医疗技术目录》,免疫细胞治疗被限定在临床研究范畴,医院可以开展免疫治疗临床研究,但原则上不得收取任何费用。但是对于这项技术的管理十分混乱,卫计委和食总局似乎都避之不及。所以,一项本应通过三期临床、在有效性、适应症等诸多方面得到明确解答的实验性技术,现在已在全国各地医院成为重要的治疗手段和赢利工具。

怎么个赚钱法?以下是某家以细胞技术为特色的生物公司给出的计算:一次 CIK 治疗收费为 1.5 万,毛利润为 40%。如果与十家三甲医院合作,每家首年治疗 200 人,每人接受三个疗程,一年毛利润 1512 万元。

1462112421-2474-20160501181516519-1219979252

武警二院是家什么样的医院?

有人总结称目前国内的肿瘤免疫疗法是“谋财不害命”。但是,如果病人轻信广告,散尽家财尝试这种几乎无效的疗法,贻误了宝贵的时机使用规范的放化疗和靶向治疗,这不是“谋财害命”又是什么?魏则西的遭遇便是如此。

当初魏则西和他的家人走投无路,在百度搜索滑膜肉瘤治疗信息时,搜到的是这样的推荐页面。感谢热心网友留存,因为在最近两天百度发现再次面临公关困境时,已经删得一干二净了。可以看到,排在第二推荐位的就是北京武警二院。

1462112418-3276-20160501181516519-1290432578

而在他们一家进入武警二院主页时,想必也看到了这样的对话框,直接与发来对话框的“医生”开始沟通,甚至得到了一个相当积极的答复,促使他们在几天后就从西安来到了北京求医。

1462112418-1299-20160501181516535-941716001

网站标明是武警北京总队二院的官方网站,表示引进了肿瘤生物治疗领域的代表技术,采用 DC 免疫治疗以及 CIK 免疫治疗消灭癌细胞,可达到延长生存期,提高生活质量和抑制肿瘤恶化的目的。

然而经验告诉我们,但凡主页做得如此花哨,又有对话框出现的医院,必然有蹊跷。我们的第一步从检查主办单位 ICP 备案开始。嗯,备案主体是个人,而非医院。

1462112421-2000-20160501181517394-322043294

继续追查医院域名注册信息,北京武警二院注册人单位为:KangXin Hospital Investment and Management CO.LTD。

1462112422-1996-20160501181517503-140552744

再反查 KangXin Hospital Investment And Management CO.,LTD,可以看到该医院投资管理公司名下还注册着其他多家医疗机构域名,其中不乏同样以细胞免疫疗法为特色的“公立医院”。

1462112423-8005-20160501181517410-686381956

KangXin Hospital Investment And Management CO.,LTD 是何方神圣?不太好找,不过我们发现在领英上有数位医疗领域人士有该公司工作背景,从英文名反向查出,该公司中文名称为“康新医院投资管理有限公司”。

查到此处,我们可以判断出:北京武警二院的肿瘤生物中心与康新医院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下简称“康新公司”),他们是相亲相的一家人。除了武警二院,康新旗下还管理着其他多家以生物免疫治疗为特色的肿瘤专科医院。

与北京武警二院合作是什么公司?

细胞免疫治疗难度并不高,不过在操作中规范化、无菌化和风险控制极其重要,所以,有能力的医院自己做符合 GMP 标准的细胞操作间,没能力的则是将相关业务外包给多家生物公司来做。由康新公司“承包”或“入股”的北京武警二院肿瘤生物中心属于后者。

他们的技术合作伙伴是上海柯莱逊生物技术有限公司。关于该公司近期的新闻是:3 月 3 日晚间,中源协和发布预案称,公司拟以 11 亿元收购上海柯莱逊生物技术有限公司 100% 股权。公开资料显示,柯莱逊是国内最大的免疫细胞治疗企业之一。柯莱逊的官网同样将斯坦福大学医学中心列为合作伙伴,斯坦福方面称并不了解该公司。

从公开资料来看,上海柯莱逊与北京武警二院肿瘤生物中心同样也是相亲相的一家人。何以见得?柯莱逊甚至替二院招聘护士。

1462112422-4404-20160501181517488-1100778160

从柯莱逊的招聘广告还可以看出,这家公司的业务并不像其收购方中源协和所声称的那样,仅限于“给医院提供技术服务,包括细胞制备等,并不给患者提供临床治疗。”事实上,除了在北京,公司还在各地招聘包括肿瘤科医生、临床医生、护士等提供临床治疗的员工。此外,还招聘百度竞价专员等业务人员。

1462112422-6152-20160501181518144-1540788126

谜底揭晓,老板根本是一个人

我们已经发现,康新公司是北京武警二院域名的管理者,柯莱逊是武警二院细胞免疫技术的支持者,那么,康新和柯莱逊又是什么关系?

简而简之,他们也是相亲相爱的一家人,老板是莆田人士陈新贤和陈新喜兄弟。

柯莱逊公司董事长叫陈新贤,他指导工作的消息刊登在公司官司网上。而公开交易信息显示,柯莱逊的原股东之一为陈新贤的胞弟陈新喜。

1462112426-9961-20160501181518238-1516030740

陈新贤除了是柯莱逊的董事长,旗下还有两大医疗机构,在接受公开采访时他介绍说,他在新加坡注册成立了华康医疗投资集团有限公司,在上海注册成立的就是康新医院投资管理集团有限公司。

所以,人物关系图就是这样的(时间紧,缺美工,抱歉只能手绘):

1462112425-1255-20160501181518191-204815942

莆田人士陈新贤的康新公司通过承包科室等方式,管理多家公立医院肿瘤科室,从事医院和科室官网建设和维护、百度竞价、在线咨询导医,甚至直接参与临床治疗;陈新贤与其弟陈新喜的柯莱逊生物公司为这些肿瘤科室提供技术服务。这是稳赚不赔的生意,只要康新能继续搞掂主管医院。

如此谋财害命的治疗,得到了主管医院的纵容,得到了百度竞价排名的助推,也得到了监管部门的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默许。得了癌症、被骗了钱又没了命的病人太可怜、太无助、太冤枉。

怎样远离问题医院?

年轻的魏则西去世了,他在死前将自己被百度公司、被部队医院和医生欺骗,视为人性中最大的恶。媒体和一大批医生曾在几年前质疑细胞免疫疗法无效,然而没用;包括有槽(Dr-Venting)在内的媒体和自媒体曾质疑百度竞价广告的操作不合规、披露部队医院被莆田系承包的种种弊端,也是然并卵。

但是,你可以帮助自己和家人朋友自保。

首先,凡事不要问百度,凡事不要问百度,凡事不要问百度。原因不再解释。

第二,谨慎对待部队医院。部队医院大量赢利科室被莆田系承包的问题已经说了无数次,男科、妇科、不孕不育、皮肤性病、中医这些科室是重灾区,但我也没想到,连肿瘤病人的钱他们也要赚,肿瘤病人的命他们也要榨。

哪些科室被承包?查北京地区的医院有个最简单的办法,在手机应用程序“114 生活助手”和联通 114 挂号网站(http://www.114menhu.com/)上,“社会知名医院”这一栏里:除了民营医院,就是部队医院承包科室,其中包括了有槽(Dr-Venting)曾揭露的北京 466 医院,即空军航空医学研究所附属医院。

1462112425-8500-20160501181518644-822737969

我是无神论者,但在这件事情上我期待有报应,我希望涉事的所有人,包括医疗监管官员,百度的人,医院的人,康新的人,柯莱达的人,夜里能听到魏则西和其他受害者的哭声。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