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媒:百度若不牺牲收入 取信网友将遇“硬仗”

摘要

魏则西之死刷爆了微信朋友圈,与此同时,继百度“血友病吧”事件后,百度与莆田系再次站在风口浪尖。英国《金融时报》称,百度的危机是所有平台类互联网公司的棘手问题。

魏则西之死刷爆了微信朋友圈,与此同时,继百度“血友病吧”事件后,百度与莆田系再次站在风口浪尖。英国《金融时报》称,百度的危机是所有平台类互联网公司的棘手问题。网络平台是否应对平台上第三方发布的内容负责?这个问题近期再次成为各方关注的焦点。英国《卫报》评论认为,过去至少十年以来,百度的医疗广告将人们导向不尽理想的治疗方法已经一次又一次地涌现出来。

而如果用户长时间内对“市场老大”感到愤怒和不信任,那么这一领导者的地位不可避免地将会因为愤怒的用户而被挑战。

记者追访

公益组织提行政复议

要求海淀工商查百度

今年年初,百度“血友病贴吧”被卖给医院的新闻引起社会大众关注,36家关注健康疾病类的公益组织(其后组成互联网医疗广告打假公益联盟)联名向北京市工商局举报百度公司利用竞价排名等推广方式,发布大量涉嫌虚假医疗广告。组织代表雷闯今天上午接受《法制晚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目前没有得到海淀工商局的回复,5月3日,他和其他成员一起向北京市工商局申请提起行政复议。

雷闯介绍,第一次举报之后根据属地原则,北京市工商局将举报信转给海淀区分局。2016年1月22日,北京市工商局海淀区分局回复亿友公益称“我局高度重视,目前正在调查核实中”。

按照《工商行政管理机关行政处罚程序规定》,海淀工商局应该自立案之日起九十日内作出处理决定。但是至今已超法定期限,海淀工商局逾期未回复。为此,亿友公益向北京市工商局提起行政复议,要求北京市工商局确认海淀工商局既未在法定期限内作出处理决定,亦未告知案件处理结果之行为违法;责令海淀工商局立即对举报作出处理决定并告知处理结果。

雷闯介绍,早在2012年,志愿者田军伟就向海淀工商局举报百度推广的案件,4年过去了,现在仍未作出最后处理,核心的问题在于国家工商总局目前对百度推广是否属广告仍未定性。

其间,互联网医疗广告打假公益联盟的8位伙伴,曾在4月26日向国家工商总局申请政府信息公开,要求公开百度推广是否属于广告。按规定,工商总局应该在15个工作日内给予回复,雷闯表示目前还未收到回复。

官方回应

海淀工商局:

已于2月1日立案调查

针对多家公益组织举报百度网讯科技有限公司涉嫌违背《广告法》一事,海淀工商局相关负责人接受记者采访称,已于2月1日立案,但因为案情复杂,已延长期限。

此外,近期魏则西事件的有关信息由总局调查组统一发布。

随后,法晚记者采访了北京市工商局相关负责人。该人士表示,目前国务院网信办针对百度一事已经成立了调查组,调查仍在进行中,有了具体进展后,将向社会公布。

文/记者 范博韬 张鑫

外媒关注

牺牲一笔可观收入 百度劝服用户将遇“硬仗”

路透社的报道称,有中国谷歌之称的搜索引擎公司百度公布,季度营收跳增24.3%,因公司核心业务搜索引擎服务获得更多广告收入。百度第一季在线营销业务营收增长约19.3%至149.3亿元人民币(23.1亿美元)。随着用户越来越多地使用智能手机而非个人电脑来浏览网页,百度一直在大举投资,希望在搜索广告这一核心业务之外多元化发展。移动设备上搜索广告业务不如在电脑上赚钱

在线媒体“科技在亚洲”称,如果股价是一个公司的脉搏的话,那么百度内的“心脏病专家”将会对其健康产生担忧。对于“百度在卫生健康领域的问题”的担忧,导致公司股价周一遭受重挫。

报道称,在百度的“问题心电图”上最新的问题来自魏则西事件。然而公司有着诸多“不健康的病史”。早在2008年,中国官方电视台就指责百度允许进行付费医疗方法推广,而这些推广可能并未符合用户的最佳利益。

报道称,百度应该对这一早已存在的问题做一些决定性的举措,即便这意味着舍弃一些广告客户 ,牺牲一笔可观的收入。否则,百度在劝服用户上将遭遇“硬仗”。

百度危机成平台类互联网公司棘手问题

网络平台是否应对平台上第三方发布的内容负责?对此,英国《金融时报》也进行一番讨论,文章称,百度的危机是所有平台类互联网公司的棘手问题。今年年初,携程上的供应商违规销售用积分兑换的奖励机票导致旅客无法登机,也曾引发质疑:平台作为信息中介,到底应该为供应商的侵权责任承担何种责任?扩展开来,淘宝上的假货、QQ上的招嫖骚扰、电信运营商里的诈骗短信与电话,是不是侵犯了消费者的权益,这些平台是不是应该承担责任?

报道称,在强调严肃追究医院责任的同时,媒体对于百度的声讨也日趋激烈。在呼吁企业承担更多的社会责任的同时,如何从制度上加强监管也成为讨论的重点话题。比较具有代表性的一种观点认为,应该将百度推广视为“广告”,从而使百度必须承担审核其付费搜索结果实质性内容的责任。

而是否视为“广告”,有着巨大的区别。

如果付费搜索结果只是被视为一般性的互联网信息,由于该信息是由第三方发布的,那么,作为网络服务提供者的百度,只要证明自己不是明知该信息违法,或者在被告知该信息违法后删除,就将不承担连带责任。但是,如果付费搜索结果被视为广告,那么按照《广告法》的相关规定,百度就必须在对该信息的实质内容进行审核后,才能够予以显示。后一种做法,无疑可以加强对于网络平台的问责力度。一些人认为,这能够解决虚假网络信息的问题。

搜索巨擘可影响公司成败 甚至左右政治

搜索引擎威力有多大?英国广播公司(BBC)拿谷歌剖析了一番。

报道称,在中国“百度”成了网络搜索的同义词,百度占据过半的中国网络搜索引擎市场。而在整个世界上,谷歌是网络搜索的同义词,谷歌独占了90%世界网络搜索引擎市场。

谷歌主宰信息搜索和获得的巨大的影响力也引起不少人的担忧和警惕。谷歌网络搜索排名和提供搜索结果由谷歌神秘的搜索算法决定,它实际上能够影响商业公司的成败,个人的声誉,甚至政治主张和选举结果。

谷歌公司每年都在上千次修改搜索算法程序,而且修改次数日趋频繁。每次修改都会影响到某些关键词搜索的排名。英国一家渔具公司业主基茨诺尔对BBC技术记者琼斯说,谷歌公司修改搜索算法,令他们公司的搜索排名大起大落,直接影响到他们公司的搜索排名,从而极大地影响到了他们的收入。

谷歌的巨大影响力令基茨诺尔心有余悸,他说这种影响很可怕,“就像你生意中还存在一个陌生人,他们随意提出要求,并且瞬间改变规则。那感觉就像坐过山车一样。”他还对BBC记者说,他们从谷歌得不到任何帮助。他说谷歌只有在两种情况下搭理你:一是你给他们付费;二是你停止给他们付费。

BBC记者发现,出于利润考虑,谷歌会把那些付费广告排在搜索结果前面,比如出现一个小框显示电话号码和链接。而真正的搜索结果,你还要往网页下面看才会有。欧洲监管机构正在调查谷歌是否有滥用自己权利的问题。但是谷歌搜索开发官员则说,谷歌不过为用户问题提供答案

除了对市场的主宰,在西方选举社会中,恐怕对谷歌最敏感的指控是它还可能影响选举。美国行为研究所的埃伯斯坦博士进行的研究表明,选举中候选人和政党的搜索排名能够很大程度上影响那些未作决定的选民。只需把候选人的排名提前,就能帮他/她赢得选举。

埃伯斯坦认为谷歌高层、工程师或者图谋不轨的雇员在理论上都可以对搜索算法做手脚。但是他认为最可怕的是搜索算法本身就可能做到这点,从这个意义上讲,搜索算法能够决定选举。

当然谷歌认为埃伯斯坦的研究有缺陷,是阴谋论。谷歌表示决不会改变搜索排名来操纵用户情感。

专家解读

魏则西悲剧如何不再重演?

中国互联网协会研究中心秘书长胡钢上午在接受《法制晚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明确网络搜索完全适用广告法,魏则西悲剧将不再重演,消费误导与侵权行为也将减少。

网络搜索具有公共性、基础性和社会性,更应严格依法和自律,不应享有法外特权。互联网再大也大不过法网。

搜索商有偿信息推广行为适用广告法,搜索商属于广告经营者、广告发布者。搜索结果页面完全适用广告法,搜索商属于广告发布者,特别应当做到:真实合法,搜索商应建立档案制度,查验有关证明文件,核对广告内容的义务;显著标明“广告”字样,以区分正常的自然搜索结果,防止误导;搜索商不得过度设置有偿推广内容,影响用户正常使用网络。有偿推广的页面范围将大幅减少,并应设立一键关闭特定页面上的有偿推广内容的功能。搜索商有建立档案制度,查验有关证明文件,核对广告内容的义务,以确保广告内容真实合法;搜索商公布其收费标准和收费办法,目前的不公开的竞价模式将颠覆;搜索商有义务提供真实的覆盖量点击率等关键数据,目前的扭曲现状将纠正。

胡钢还表示,发布医疗、品、医疗器械、农、兽药和保健食品广告,以及法律、行政法规规定应当进行审查的其他广告,应当在发布前由有关部门对广告内容进行审查;未经审查,不得发布。此条严格执行,意味着魏则西悲剧不会重演。

搜索商不得将含有商标商号字样的词汇列入竞价排名的备选词库,而只应列入通用词汇,否则够成共同侵权,大量的消费误导知识产权纠纷将极大减少。如是,现有网络搜索服务模式浴火重生,网民受益,搜索商向善。

胡钢还表示,外链网站必须经过网站备案,且备案主体、广告主、网站首页显示主体应当一致。网络广告外链未依法登记或备案网站的现象相当普遍,是网络欺诈诈骗泛滥的原因之一,必须坚决遏制。

本版文(除署名外)/记者 黎史翔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