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阳女子百度求医 在武警二院花14万治疗后离世

导读:

2014 年,32 岁的叶颖离开了人世。丈夫小徐已经尽力了,为了治疗妻子肾病,花光家里全部的积蓄后还是没能挽留住她的生命。

沈阳女子百度求医 在武警二院花14万治疗后离世

2014 年,32 岁的叶颖离开了人世。丈夫小徐已经尽力了,为了治疗妻子肾病,花光家里全部的积蓄后还是没能挽留住她的生命。

两年来小徐孤独地抚养着孩子,每次当妻子“病友群”里发布消息,他也仅仅是一看了之。

这种平静在几天前被打破,武警北京总队第二医院被曝光出“魏则西事件”,叶颖也在这家医院治疗过。27 名病友纷纷开始大吐苦水,病友们纷纷指出:该医院“CIK 细胞修复”技术花费数万元但毫无效果。

目前,小徐和病友们正在协商准备诉诸法律来维权。

  百度搜索武警二院排名靠前

小徐和妻子叶颖都是从外地来沈打工者,夫妻二人起早贪黑忙活着生计。从 2004 年结婚后,两人的感情十分不错,当孩子出生后两人更是恩爱有加。

2014 年 1 月,叶颖突然全身开始浮肿,到了医院被诊断为:肾病综合征。在治疗过程中,叶颖的病情丝毫不见好转。2 个月后,小徐决定带妻子去北京看病。

“当时我在北京有个亲属精通医术,当我把叶颖的病情告诉他之后,他就跟我说了,这种病在哪里治疗效果都差不多,没有特殊好的药物和医院。”小徐回忆说。

虽然小徐的亲属给他泼了冷水,但小徐还是不甘心,他当时的想法就是:花多少钱也得给妻子看病。

就这样,小徐打开电脑,在百度中输入“哪里看肾病综合征最好”后,网页中直接就把武警北京总队第二医院作为最佳推荐给了小徐。

  称 80% 以上患者都可以治好

“我在百度里面搜索到武警北京总队第二医院以后就和他们联系了一次,当时就把联系方式留给了他们。结果,他们的电话就没停过。他们的一个自称是医生的人告诉我,他们的细胞修复技术十分成熟,80% 以上的患者都可以治好。那个医生告诉我的意思就是,他们的细胞修复技术可以将坏死的细胞修复,变成好的细胞。”小徐回忆说。

当时医生在电话里特意向小徐强调,治疗费用大约在 2 万至 3 万就够用了。

  40 天花费 14 万不见好转

小徐并没有把网络中推荐的武警二院太当回事,但还是去了北京另外一家医院去治疗。在这家医院治疗 20 多天后仍旧不见好转小徐领着妻子决定返回沈阳。

“在火车站我又接到了武警二院的电话,他们一再劝我:‘过来看看吧!肯定能治疗好!’我当时就想,反正都已经到北京了,去看看也无妨,最多就是多花点钱呗!”小徐说。

2014 年 6 月 18 日,小徐带着妻子来到了武警二院。“当时,门诊的护士十分热情,又领着挂号,又带着交钱,当天就见到了程主任。程主任一直在强调,他们的细胞技术如何如何好,病一定可以治好的。”

就这样,小徐在武警二院一住就是 40 天,当花费 14 万多元,病情仍旧不见好转之后,妻子回到了自己老家修养。

“当时花费到 7 万多元的时候,我就去找程主任去了。我就问程主任:‘你不是说两三万就能看好吗,怎么都花了 7 万多还不见好转呢?’程主任告诉我,你妻子的病太重了,我说的两三万是一组细胞的费用,你妻子这种情况怎么也得打 4 组细胞。就这样,打了 4 组细胞还是不见好转,程主任就让我妻子回家休养观察了。”

  细胞修复技术花费 12 万多元

叶颖回家后 2 个多月后,于 10 月 17 日离开人世,在这期间,小徐也怀疑过程主任所描述的细胞修复技术,也给医院打过电话,但程主任不再谈细胞修复技术如何成熟,而是告诉小徐:“你妻子的病太重了,这种病和情绪很多因素都有关系,每个人体质等等都是不一样的……”

昨日下午,小徐给记者提供了 4 份清单,分别为武警北京总队二院开具的叶颖出院诊断证明书、临时医嘱记录单、住院押金、费别登记以及住院证。

叶颖出院诊断证明书上显示的日期为 2014 年 7 月 28 日,病案号为:94330,出院诊断为:1、肾病综合征(微小病变性肾小球病)2、类固醇糖尿病。但这份出院诊断证明书上盖章、主治医师、经治医师均为签字盖章。

临时医嘱记录单上显示:科室为外一科病区,床号为 19。

住院证上为手写,上面标明:接诊日期为 2014 年 6 月 18 日 14 时 06 分,门诊诊断为肾病综合征。门诊医师为一刘姓医生,但后又被划掉,后面医生的名字无法辨认。

住院押金、费别登记上也为手写加盖“现金收讫”的印戳。上面最大两笔交费为 2014 年 6 月 27 日和 6 月 28 日,分别为 6 万元和 6 万 2 千元。而在领导批示、签字、费别盖章处均为空白。

小徐说:“这两天交的 12 万多,就是那个细胞修复技术的钱。”

直到几天前,“魏则西事件”被曝光后,小徐才开始开始彻底怀疑武警北京总队二院细胞修复技术。而在此时,当时小徐妻子在住院期间与病友建立的群也热闹起来,到处传来了谴责声和要维权的声音。

病友称:就是想知道注射到我们体内的到底是什么?这种价格昂贵的‘CIK 细胞培养配制’到底是什么?不管维权的路有多长,我们都将一直走下去……

  • 版权声明:本文源自李刚博客。于1年前由发表。共 1864字。
  • 转载要求:转载须在正文中标注并保留原文标题、原文链接、译文链接和译者等信息。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